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79【原创】  

2012-07-09 07:11:24|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79【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2

塔拉气喘吁吁,面色潮红,月耳害怕极了,她惊恐地叫着:“塔拉,塔拉,你没事吧?”

塔拉摇了摇头:“月耳姐,没事,我不说完是不会死的。”

月耳频频点着头:“我相信你,你一定挺住,不是死而是要活着,杀了杨森扎布。一定!”

塔拉有气无力地又是摇了摇头,继续讲述:

阿爸走进漩涡,就看见一颗红心草,旁边果然卧着一只狼,阿爸惦记着爷爷的病,只希望红心草能延长他的寿命,于是拼全力杀了草原狼,拔了红心草。他走出漩涡滩。我叔叔对杨森扎布说,二哥,快看,大哥出来了。

杨森扎布假心假意地对阿爸说,你拔了草,王位就是你的了,我和三弟为你庆贺。

三人打马往家里赶,走到半路有家客栈,杨森扎布提议喝点再走,阿爸惦记着他阿爸的病,不想逗留,但架不住杨森扎布的死乞白赖,于是进了客栈。

席间杨森扎布对我的阿爸非常殷勤,大哥长,大哥短地叫着,我阿爸也觉着完成了父亲的事,心情十分高兴,便开怀大饮,终被杨森扎布灌醉。

“这个畜牲要在喝酒时对你的阿爸下手。”月耳说。

塔拉的脸红了:“是的,他是我们家族的败类,他的心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狠的多。”

杨森扎布看我的阿爸醉的一塌糊涂拉着我叔叔先回了家。

进了王府,杨森扎布给老王爷跪下。说,儿子没有辜负阿爸的希望,把红心草拔了回来,你老人家快治病,你活着是我们的福。杨森扎布说得声泪俱下,老王爷显得非常高兴也非常激动。他挥了挥手让他们下去了,并对他们说,我自有安排。

第二天一早我的阿爸回来,杨森扎布没有显出任何的尴尬。对我阿爸说,我和老三看你睡得香,想你也是太累了,我们先回来复命,你踏踏实实睡一觉,明天一定回来。阿爸认为杨森扎布说得在理,也就没有计较什么。阿爸刚回来,老王爷就开始见他们。老王爷对杨森扎布说拔回红心草已占了德,但是还不行,你们还得办最后一件事。

杨森扎布喜出望外,对老王爷说,但凭阿爸吩咐。

老王爷告诉他们,西行十里,有一木屋,里面有一姑娘,你们给我弄来。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亲手杀了他。”月耳愤愤地。

塔拉叹了口气:“我也会得,可是我没有这个机会了。”

“塔拉妹妹,有,怎么会没有呢?”月耳拉住了塔拉的手安慰。

“你不要安慰我,我的病我知道,这是这几年撮的,我日夜都想杀杨森扎布,又恨自己是个女人。”塔拉的情绪沮丧到了最低程度,她绝望地说。

“我理解,我太理解那种心情了。塔拉妹妹只有好好活着就会有这一天。”

塔拉挣扎着坐了起来,又颓然地躺了下去:“但愿吧。我要是真的有福气碰到杨森扎布在草地上架一口大锅,煮他,在火上烤他。”

“不,剐他,一点一点地。剐不死,让他痛死。”

塔拉凄惨地笑着:“行,怎么都行,怎么解恨怎么办。”

望着气愤的塔拉,月耳也是非常气愤:“你这爷爷也够糊涂的。”

“可能是人老了的反应吧。他布置的事,今天想起来都觉得荒唐。”

月耳两个手拍了一下,咬着牙:“荒唐至极!荒唐的老人等于害了一家子,特别是害了你。”

塔拉幽幽地:“那是早晚的事,如果阿爸继承了王位,杨森扎布也不会善甘罢休的,他会把阿爸害得更掺。”

月耳无可奈何地:“这倒是。后来呢?”

三兄弟去后,方知木屋无窗无门,只有两个圆孔,姑娘能看清他们,他们却看不清姑娘。姑娘见他们发愣,就说其实此屋有门,只是设计得精巧,门朝里锁着,看你们谁有办法弄我出去。我阿爸好言相劝,甚至流出了眼泪,可姑娘就是不出来。阿爸无望之下,便回去了。

我叔叔吓唬道:野狼至此,必将木屋抓破,吃掉你,你快出来吧。姑娘还是不应。叔叔也回去了。杨森扎布却什么话也不说,竟将木屋点着,姑娘惊叫道:方才是戏言,这屋没有门。木屋就剩下了杨森扎布,他对姑娘说:“没门正中我怀,我点火烧死你”。

姑娘苦苦哀求说这只是老王爷对你们考查的游戏,杨森扎布告诉姑娘,我不能让你活着回去,于是把木屋点着,姑娘和木屋都变成了灰。杨森扎布用塑料袋装了,回去说“我全弄回来了”。老王爷大喜,说:“老二德、智双全,应该袭位”。老二杨森扎布就这样当了王爷。他担心老大和老三联合起来算计他,便设宴邀请我家和三叔家。

塔拉的讲述是缓慢的,沉重的,缓慢的似乎是时间的停滞,沉重地犹若是压在人心头的石头,月耳看着塔拉,想着当时的情景,她突然问:“你怎么来的客栈?”

“我不知道,他不告诉我,我也不想去问。”塔拉摇着头,低声地说。

“谁?张一楼?”月耳吃惊的问。她的吃惊的明显的,抑制不住的外露。

塔拉吃力地看着月耳,吃力地说:“是他。”

月耳像是恍然大悟了,她噢了一声,若有所思着,判断着,推论着:“这倒让人奇怪了?难道张一楼跟杨森扎布有联系?他说杀杨森扎布根本就是骗我?我好像明白了。塔拉我们一定要活下去,看看张一楼是个什么人,看着杨森扎布死。杨森扎布如此歹毒,你一定要活下去,争取杀了他。”

塔拉摇着头:“我已经不行了,若是有鬼魂的话,我死后再找他算帐。”塔拉突然抓住了月耳的手,“我有一事求你,这是我唯一的愿望了。”

月耳心猛一颤,她已经猜到了塔拉要说什么。她低声:“你说吧,我一定帮你,就是死我也要帮你。”

塔拉却不说话,只死死地盯着月耳,似乎觉得月耳在敷衍她。

月耳大骇,声音重重地:“只要我能办到,什么都行。你不相信我?”

塔拉目光忽然软下来,浑身的劲似乎也泄掉了:“我要……”

“什么?”

塔拉脸上淌下几道虚汗,她用尽所有的力气,一字一顿地说:“我一一要一一见一一胡子……”

塔拉说完,忽然倒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