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长篇《野蘑菇》191【原创】  

2012-08-17 08:02:04|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91【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杨鸣的理智已经丧失,他机械地嚷嚷着:“黑店,谁让你们逼她,她怎么到了这里?”

“轰出去!”张一楼看着时机已到,效果已有,叫。

钻天柳上来,把杨鸣拽出。杨鸣一边挣扎,一边怒骂:“强盗,松开我,我要找雪花!”

钻天柳把他摔出门外,杨鸣爬起来,冲进大堂。

“你这样胡搅,有什么用呢?”月耳挡住了杨鸣的去路,冷冷地,但也带着同情。

杨鸣慢慢冷静下来了,他无助地看着月耳。

“你什么都没说清楚,就大吵大闹的,这象什么样子?雪花是你什么?你是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大闹,亏你还当过掌柜?”

钻天柳走了进来,似乎是征求月耳的意见:“撵他出去?”

“他不是客人?”月耳反问。

钻天柳无言退出。在门口碰到了张一楼。

“解决了。”

张一楼满意地望着钻天柳,赞:“好。把瓷器放好,挑到碗里就是菜。”

屋里月耳还在问事情的来龙去脉:“到底怎么回事?”

“她怎么会在这儿?”杨鸣百思不得其解,反反复复问着这句话。

月耳望着杨鸣,笑了笑:“信不过我,也就算了。”

杨鸣望着月耳好久,开始回顾:我和雪花都是大名府的人,雪花的父亲是一家皮货店的掌柜,人缘极好,我们两家是邻居。我父亲过去以赌博为生,有了钱就胡吃海花,没了钱就啃窝头,我母亲劝他,他不听,加上父亲常年在外,母亲劳累又担心,一病不起。我父亲后悔不及,恰好他输了钱,连给母亲买棺材的钱都没有。这时是雪花的父亲帮了我们一把。埋了母亲,父亲听从雪花父亲的话,开了一家杂货铺,本钱还是雪花家垫的。我父亲头脑灵活,没几年,就赚了不少钱。我和雪花从小一块儿玩,两家大人便为我们订了亲。去年,雪花的父亲去库伦淖进货,他进的货多,家里的钱不够,借了许多,谁料中途被匪徒抢劫一空。

杨鸣还跟月耳述说他和雪花家的事。

雪花的父亲只身一个逃回大名府,债主闻讯,纷纷上门讨债。他借得多,将我们两家所有的老本搭上都不够。这时,我父亲说让债主缓几天,他去弄钱。父亲要去赌。他领着我来到北草地,他说北草地赌场大,赌注多,赢得快一些。钱是赢了,他却……(杨鸣已泪流满面)父亲死后,我怕雪花家等得急,忙返回大名,谁料他家已被一场大火烧没了。人们都说他们一家人都被烧死了,我就和人走驼,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了她。

月耳暗暗叹了口气,想:和雪花相处这么长时间,尽管她一口一个干妈地叫我,却从未向我透露一点她的身世,看来雪花是个有心计的孩子。女孩子有心计好,可是我隐隐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充塞在我的心头。是什么,我说不清楚。

月耳沉思着,杨鸣旧话重提:“她怎么到这儿的?”

“是人贩子弄来的,不过不是卖给客栈,而是要送给杨森扎布,好在雪花福分大,人贩子遭了报应,她也就免了难。”

杨鸣忽地跪下:“让她跟我走吧,我给钱。你们要多少都行,这辈子给不起,下辈子给。”

雪花从门后走出来,脸上犹有泪痕:“我不走!我凭什么跟你走,我要侍奉干妈。”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