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96【原创】  

2012-08-30 08:27:00|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96【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张一楼回到卧室,见雪花和月耳偎在一块儿,脸色悲凄。

月耳看兴高采烈的张一楼进了屋,冷冷地:“卖了?”

“卖?我哪儿舍得?只是一句戏言,甭说四千,就是四万,我也不会把雪花卖出去。”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雪花一眼,尔后说,“他们弄来五千五,得百年之后。”

月耳担心地问:“要是真能弄来呢?”

张一楼目光一沉:“我自有办法。弄来也是白弄。我能让雪花跟了这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去受罪?”

“你这个时候倒有几分仗义。”月耳的脸上有了几分喜色。

“其实张一楼什么时候都是仗义的,只是你不这样看。”

月耳跟张一楼开着半真半假的玩笑,或者压根儿就用激将法,因为她的语调里带着掩饰了的讥讽:“这回我倒要看看张大掌柜怎样的仗义?”

“仗义与仗义有着区别,我自己认为,不吭朋友就是仗义,欺负穷人,但不抢夺穷人的钱就是仗义。爱女人,不爱女人的钱就是仗义。抢富人的钱是仗义,杀不孝敬父母的人是仗义。”

月耳惊奇地看着张一楼,大有些刮目相看的味道:“这道理讲得很新鲜,如果你真是这样,你还真成了好人,可惜你不是。”冷静让月耳清醒,她要击中张一楼的要害,“你就是想当这样的人,一看到钱就变了,变得没人味了。”

“你这样看我?”张一楼盯着月耳一动不动。

月耳并没有退缩自己的眼神,而是针锋相对着:“是。“

“那咱俩在一起真是没劲了。”张一楼显然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有些万念俱灰,精神顿时枯萎了很多。

月耳没有想到张一楼有如此强烈的变化,为了进一步证实自己的猜测和判断,于是缓和了语气,似乎在安慰张一楼:“说和做是两回事儿。”

5

苏鲁别列草原的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一个女人呜哇呜哇的哭声、古怪的笑声飘出客栈,飘荡在荒野上空……

迷三俏疯了。

泥胎像以往一样站在狂野对着天喊:“俺是卡路张亮也——啊!嘿!嗨!俺是卡路张亮也——”

不远处是金花婆婆嘴里嘟嘟囔囔着:“天要变了——猫在嚎了——天要变了——”

泥胎停止了喊叫,吃惊地问:“你说什么?”

“小子,我跟你说天要变了。”金花婆婆从来就没有过的认真对泥胎说。

泥胎想了想,最终变成无所谓:“变它就变,不变拉倒!”

金花婆婆拍了一下膝盖:“傻啊。傻。”说完再也不理泥胎,自己向黑暗走去。

三姨父的二胡凄厉地响起,给苏鲁别列草原的夜增添了恐怖。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