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206【原创】  

2012-09-21 08:15:27|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206【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3

雪花寂寞无事,便躺在那儿看塔拉的刺绣。看着看着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朦胧中感觉一个毛绒绒的东西在脸上滑来滑去,她突然醒来。张一楼看到雪花醒了,收起手中的羽毛,笑嗬嗬地说:“你的睡姿真好看。”

雪花红了脸,佯装无事:“干爹有事?”

“你干妈说你不心宽,我急得嘴都起了泡。”张一楼叹了口气,煞有介事地。

“我不信!”

“你瞧瞧。”张一楼把脸凑到雪花的跟前夸张地说。

雪花脸胀得愈发红了:“我是不相信干妈说我……”

“你干妈张嘴闭嘴,一口一个雪花,弄得我夜里作梦都想喊你的名字。”

“明天我找干妈问问。”说着雪花准备站起,张一楼按住她的膀子:

“我找你想跟你说说话。”

雪花只得坐在那儿。

“你可别在折磨自己了,纵然家中有难,那是谁也料不到的,也是无法挽回的。我和你干妈疼你疼得不得了,把你当亲闺女一样看待……”

听到张一楼如此说,雪花忽地跪下去:“我死也不忘干爹大恩。”

“别这样,地上冰凉,小心着凉。”张一楼忙拉住雪花的手往起拉雪花。

雪花咬着嘴唇站起,费了好大劲儿才从张一楼的手里抽回手。

张一楼看到雪花这样,讪讪地也像是总结自己:“对,杨鸣要有个方式,哎,我说雪花,你倒是喜欢不喜欢杨鸣?”

“怎么不喜欢,如果干爹同意我就跟他回老家成婚。”

张一楼感到非常突然:“你说什么,你喜欢杨鸣?要跟她成婚?”

雪花装作生气,站了起来,离张一楼远了一些:“我知道干爹就不同意。”

“谁说的,我能不同意,只要你同意我就同意。”

张一楼看雪花爱答不理的,扭转了话题,没话找话:“你住得习惯吗?”

“习惯。”

“你想出去散散心不?如果愿意出去,我领你去查干敖包逛逛。”

雪花突然变得兴高采烈和十分巴望,急切地:“查干敖包?”

张一楼受到了雪花情绪的感染,神采飞扬地夸夸其谈:“这是北草地最大的寺庙,里头有好多佛像——”

“不去。”雪花没容张一楼继续说下去,冷不丁地摇摇头。

张一楼的话被噎了回去,结结巴巴地:“我是……担……心你憋……出病来……”张一楼毕竟是张一楼,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欣喜中带着夸张,“我差点忘了,我还给你买了东西呢!你猜是什么?”

“我不猜,什么也不要!”雪花板起了脸,语调冷飕飕的。

张一楼几乎是厚着脸皮:“你猜猜嘛!”

看得出雪花是极力忍耐着,但还是装作想了一会儿,口气也不那么硬邦邦的了,有了些柔软:“猜不出!”

张一楼忽地把一串金项链吊在雪花面前。雪花眼睛一亮,随即垂下眼帘,淡淡地:“我不喜欢。”

“不喜欢也是干爹一片心意,你必须戴上!”张一楼得寸进尺。

 “我戴项链就头晕。”雪花在搪塞。

“装起来嘛,什么时候不头晕了,什么时候再戴。来,先试试。”

雪花见张一楼一双狼眼逼视着自已,只得虚与委蛇。

“别动,干爹亲手给你戴!”说着将项链缓缓套在雪花脖子上,那双手先碰雪花的耳朵一下,然后落到雪花颈上,故意摸了几下。

“嗯……雪花更漂亮了……”张一楼两手缓缓向下滑去,落在那鼓鼓的荷包上。

雪花巧妙地一撤,忽地摘下来:“我头晕。”

张一楼忙扶住她:“没事吧!”

“我想吐。”雪花跌跌撞撞跑出来,吐两口。

张一楼没追来,雪花不敢回去,在外面转了一会儿,忽然想看看绿根。雪花和绿根是客栈年岁最小的姑娘,两人从未说过一句话,只是彼此仅用眼神打过招呼。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