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198【原创】  

2012-09-06 08:57:44|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198【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6

金花婆婆嘴里嘀嘀咕咕地在喂她的猫,猫们围绕在她的周围。金花婆婆亲昵地叫着每个猫的名字。

雪花百无聊赖,出去与金花婆婆一起喂猫,一边搭讪着:“婆婆,你心眼好着呢。”

金花婆婆翻了雪花一眼:“错了!我是个歹毒的女人。天底下我的歹毒无处不在。”

雪花不以为然:“婆婆,你是个怪人。人家别人怕说自己是个坏人,而你偏偏说自己是坏人。”

“我对你好,你认为我是好人。你对他不好,他认为我不是好人。你说好人和坏人有什么区别,谁又能公正地判定你是好人或者坏人呢?我自己说自己是歹毒的女人,比别人说好。再说我现在的心真是歹毒,只是在等待着时机。”

雪花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但还是保持着冷静和不露声色:“哎呀,你真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婆婆!不跟你说了!乱七八糟的,我要是常跟你在一起,我也会成为疯子的。”

“疯?没有疯子,疯也是假疯,瞎疯,疯的没有道理。”

雪花想早一点离开金花婆婆,于是搪塞着:“不跟你说了,你是越说越离谱了。”

雪花说完匆匆忙忙离去。

月耳今天没有早睡,显然在等张一楼,张一楼一进门。月耳对张一楼说:“我做出了个决定。”

张一楼不解地望着她,不知她要干什么。月耳见张一楼眼巴巴地盯着她,却轻易不说,只得问张一楼:“你肯不肯答应?”

“你得告诉我干什么,我不知道怎么答应?”

“你先知道就没意思了,可你的答应没一次算数。”

张一楼争辩:“你干什么我没答应?”

“你答应是答应了,可没一次算数。”月耳抢白张一楼。

张一楼无可奈何地:“我答应你就是了。”

“算数?”

“是不是关于雪花的?”

“与她无关。我想抚养迷三俏的孩子。”月耳的声调非常坚定。

张一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脱口而说:“你说什么?”

月耳口气不容置疑:“让迷三俏生下孩子,我抚养。”

“你胡说,迷三俏怀的孩子是杂种。”

“杂种也是一条命。”

张一楼头摇得拔鼓似的:“你别冒傻念头了,迷三俏疯疯颠颠,她怀的不是死胎,也是怪胎。再说,客栈染上女血,会被邪气压得抬不起头来。”

“什么邪气,要是我在客栈里生孩子呢?你也不让?”月耳真是动气了,她提高了声音。

“要真有那么一天,我宁愿不要客栈。”

月耳撇了撇嘴:“你就会说好听的。”

“我真不明白,你咋一下子变成了这样,天天不是抬杠,就是喝酒,香味也让酒熏跑了,我当时娶的可不是这样的老婆。”

“你也没把我当作老婆看。”

“什么意思?”

月耳看张一楼有些气急败坏,于是淡淡地:“你有事瞒着我。”

“一个女人家,别知道那么多,再说,有吃有喝,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还要怎样?”

月耳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她怕控制不住,说露了嘴。

张一楼思忱良久,问:“是不是别人跟你说什么了?”

“别人?谁是别人?除了一群醉鬼,客栈还有谁?客栈除了醉鬼就是醉鬼。”

张一楼想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于是笑着说:“你也是一个醉鬼。”

月耳笑笑,再不敢玩这种语言游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