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213【原创】  

2012-10-15 08:53:44|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213【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我知道。”

月耳突然笑了:“人们都说张一楼是豹花马净点点,我认为此说非常正确,可是却叫自己的护栈手给打了黑枪,枪是打在了手上,要是打了头呢,那该怎么办?”

“张一楼的命大着呢。轻易打不死。”张一楼打着哈哈。

月耳知套不出什么,便回了屋。张一楼也跟了回来。

一进屋,月耳高声喊:“婆婆——”

金花婆婆答应了一声,幽灵一样的进来。

“把昨天的东西端出去。”

金花婆婆答应了一声,谁也不看,径直把盘子收起。

张一楼紧紧地盯着金花婆婆,显然心里有些虚。金花婆婆收拾好,端了往出走,路过张一楼的面前,翻眼一瞥。张一楼的心猛地一沉,那目光如宝剑的锋芒,直刺张一楼的心间,似乎要把他的老底刺到底。张一楼慢慢攥紧了拳头。他这辈子没输过人,现在竟被一个老婆子震住了。张一楼惧恨交加,那个琢磨已久的念头几次跳起,又被他几次压回去。

张一楼的神色没逃过月耳的眼睛。张一楼这种不露神色实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她暗为金花婆婆捏了一把汗。

钻天柳进来:“那个护栈手准备自罚,请你去。”

“走,走,一起去看看?”张一楼拉月耳。

“我不舒服,不去。一个自罚有什么好看的,你去吧,我自己想呆一会儿。”

“凡是客栈的人都得去,这是家刑。”

月耳冷笑道:“什么家刑?不就是杀鸡给猴看么?这样的戏没味道。”

“杀鸡给猴看又怎么了?我不能让属下无法无天。”

月耳只得跟出来。

客栈外大家都在窃窃私语着。

尹梅歪着头问楞考:“听说昨天晚上掌柜的手指头叫护栈手给打了?”

“是。我听到枪响,跑过去,护栈手跪在地上求饶呢。”

“护栈手敢打掌柜?”

楞考悄悄地拽了一下尹梅的衣襟,爬在尹梅的耳边,低声:“尹梅,心眼少些,嘴上牢些。有好处,明白?”

“谢谢你,愣考,你是越来越让人——”尹梅含情脉脉地望着楞考,声音里充满了感激和巴望。

楞考的手指像是被蛇咬了一样机械而慌乱地甩着:“别,别,尹梅,这是我的天性,对谁也一样,不光是对你。”

“唉,愣考,你呀。实心萝卜。”尹梅幽怨地叹了一声。

楞考低垂了眼帘,他没有敢看尹梅,而是情绪低落地走去,情不自禁中唱:“哎嗨呀,谁说是二大娘没有眼力,她三寸不烂的小舌头能把死人说活,还能把活人说死,就是那灵巧的小舌头,楞是给我说了个鬼不敢看的老婆……”

楞考的声音像哭,没有了往日的韵味。尹梅看着楞考的背影又长叹了一声,抹了抹眼睛中的潮湿。

钻天柳咋咋呼呼地嚷着:“大家闪开了。看护栈手怎么自罚自己,犯了错理所当然地要自罚,这是客栈的规矩。”

那个护栈手是个细高个儿,脸白瘦白瘦的,他左边掴一下、右边掴一下:“该死!该死!我该死,我该死!”

“他是故意的?”月耳实在看不下去了,问张一楼、

张一楼一怔,旋即道:“失职!”

说完,张一楼见有许多令人难堪的目光扫过来,也猛然意识到,此举实在是失策,忙喝住那个护栈手:“算了,钻天柳,他是失职误打了我,他要是成心打我,那还打不死我?算了,卸枪三个月。”

钻天柳唯唯诺诺地答应。

张一楼骂骂咧咧:“扫兴!真他妈扫兴!愣考给我闹颗羊头,喝他妈几口解解愁!”

张一楼说完甩下月耳,进了大厅。张一楼还没有坐稳,钻天柳凑了上来:“十八娃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