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216【原创】  

2012-10-22 08:57:00|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216【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张一楼继续着他的戏:“人死不能复生,矿主也不要太自责。开矿哪有不死人的?一进矿就把命交给了矿上,每一个想当矿工的人在进矿时就得有死的准备。”

“这矿开得真窝心,不是遭劫,就是死人,没一天让你心静。真是官身不自由,我他姥姥一走不就完事了?可是我是身不由己!”

张一楼知道李良久也许说得是真实想法,也生出了一丝同情,但同情很快被欲望取代了:“事已经出了,着急也没用。李矿主,请——”

张一楼手一让,李良久也不客气进了大厅。张一楼与李良久入坐。

“树大招风,难免哇!不知你心里有谱没有,是谁干的?”

李良久装作回顾:“只留下一柄刀,我正在琢磨。”

李良久看了泥胎一眼,泥胎从怀里掏出刀,放在桌上。这是一柄很普通的牛耳刀,刀把是木头做的,张一楼拿起细瞧,见刀背上打了一朵梅花,可能是年代久远,已磨得模糊不清。

张一楼拿起认真地看了看:“这图案似曾相识,一时却记不起在哪儿见过?”

“掌柜认得此刀?”李良久吃惊不小,忙问。

张一楼缓缓摇摇头,混淆着李良久的注意力:“一把很普通的刀,劫矿者不过是几个小匪而已,不必多虑。喝酒,喝酒忘愁。”

“虽是小匪,经常骚扰,也不能让人安宁哇!”李良久继续着他的演技。

张一楼笑道:“睡在金矿上,哪能安宁?不过李矿主的矿丁也着实不凡呀!”张一楼敲山震虎。

李良久有声有色地叹了一口气:“全是逼出来的,防范一松,怕是命都保不住。十八娃死得可怜,我不会亏待他的家人。”

多谈下去无益,李良久扭转了话题。

张一楼与钻天柳也不想在这个事上过多地纠缠,他们清楚言多必失,听到李良久这样说,也就顺水推舟了,钻天柳赶忙站了起来,走到李良久跟前鞠了一躬:“多谢你了。”

李良久没坐多久,站了起来急急忙忙走了。张一楼、钻天柳也没有留李良久吃饭,把李良久送到门外,两人信步向草地里走去。

张一楼看着李良久矿山的方向,又看了钻天柳一眼问:“你看泥胎这人怎样?”

钻天柳没有停下脚步,继续走着:“人是好人,只是太愚。他对李良久忠心耿耿,不易收买,不如去找碌碡。碌碡是个势利小人,在李良久那儿叫泥胎压制的够呛,他又比别的矿丁了解情况,如果出重金收买,必为我们所用。”

“这事你去办,要舍得花钱,记住,一定要机密,收买不成,就……”张一楼做了个“砍头”的手势。

钻天柳站了下来。望着张一楼:“我知道,这个事不用你吩咐。”

“你办事,我清楚。你也记着,钱是我们两个人的,心里有什么不痛快跟我说。”张一楼终于把憋在心里很久的话说了出来了,以其达到试探钻天柳的目的。

钻天柳的嘴动了动,最终没有说话,他意味深长地望了张一楼一眼急匆匆跑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