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211【原创】  

2012-10-09 07:58:23|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211【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6

张一楼今晚哪儿也没去,早早地回了屋,他见月耳情绪不错,就涎着脸凑过来。月耳身上浓重的酒气如浪劈在他的头脸上,他很扫兴:“你都快成了酒罐了。焖倒驴,焖倒驴?驴没倒,你是一天一倒!”

月耳醉眼朦胧:“哼!喝口酒,你就疼成这样?我还花不了你多少钱,如果花了你很多的钱,你还不把我休了?你要是有个金库,叫我发现,你还不把我杀了?”

“你说什么?金库?!”张一楼跳出很远,似乎时刻要把月耳吃掉一样。

月耳倒了酒,只管喝去,她没有去理会张一楼的神色。

张一楼看月耳不是有所指,也就放下心来,但另一种苦恼充塞了心头,看着月耳那样,不禁气忿忿地也拿了酒罐往嘴里灌。

张一楼的酒喝多了,禁不住睡去了。

张一楼刚迷湖了一会儿,便被惨烈的猫嚎惊醒。嚎叫一声接着一声,阴森中夹着凄苦。他翻过来,掉过去,想从惨嚎中逃出,但越这样,越没有一丝睡意,那嚎叫越清楚震耳,似乎就在身边,月耳睡得很死,张一楼碰了她几下,她嗯嗯两声,便又睡去。继而,怪嚎变成了一声声讨好的猫叫,大概是公猫认了输,向母猫忏悔呢!张一楼翻身下地,取了枪蹑手蹑脚向院外走去。

借着狗油灯暗淡的光亮,他看清房顶蹲了许多只野猫,蓝幽幽的眼睛如一盏盏鬼火。张一楼缓缓地举起枪,孰料那几只猫竟闪电似的哧哧几下,窜得无影无踪,张一楼转来转去,竟一只也没发现。他朝天放了一枪,回去睡觉。

谁知刚往那儿一躺,那嚎叫便一声接着一声传来,似乎专跟张一楼作对似的。张一楼再次出去,那些猫一见他,立刻四下逃窜,他连根汗毛也没逮住。

如是三次,张一楼气得七窍生烟。后来,他索性提着枪在客栈内游逛。今晚值夜的是一个年轻的护栈手,他听到脚步声,也提了枪出来,蹑手蹑脚向张一楼背后靠近。张一楼听得拉枪拴,突然回过身喝道:“别打,是我!”

但已晚了一步,护栈手已扣动板机,好在张一楼那声吆喝,惊得护栈手抖了一下,枪歪了,枪子儿顺着张一楼的衣服掠过去。张一楼惊出一身凉汗。 

护栈手自知闯祸,腿一软便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地:“我……不……知……”

“打死我,我怪不了你了,没打死,我不怪你,快起来。”张一楼和颜悦色地安慰护客手。

护栈手从惊恐万状中清醒:“掌柜深更半夜的……”

“听见猫嚎没有?”

“夜夜都能听到,天天如此。”

张一楼心有余悸地望了望黑暗,咬着牙:“我想打死它们。”

“不可!”

张一楼疑惑地看着护栈手。护栈手忙解释:“猫是圣物,嚎叫有嚎叫的道理,打不得呀!”

张一楼有些生气:“从哪儿听了这些乱七八糟的鬼话?”

“金花婆婆说的,她懂猫语。”

张一楼咬牙切齿:“又是这个老东西,我今日偏要打,看它们能把我怎么样?我感觉这个老东西好像专门跟我过不去。”

“使不得,使不得,打死它们。客栈会遭难的。这是金花婆婆说的。”护栈手忽地抓住张一楼的枪。

张一楼扒拉开护栈手的阻拦:“越是她说的我越要打,甭说杀几只猫,就是杀几个人谁也拔不下我几根汗毛。不信你试试?”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