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257【原创】  

2013-04-10 07:32:21|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257【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张一楼心内有鬼,心虚地倒打一耙:“你有事没事?怎么学会了阴阳怪气,怎么学会了抓人的小辫?是,关心。说起关心,还真不能让劳布森一个人去。我还是带几个人一起找去吧。”

“要去快去。”月耳忘记了忌恨,催促张一楼。

 

劳布森打着马跑着,眼前闪现着白天的情景

劳布森圈住了羊,急急忙忙要去找羊。沙拉拉住了劳布森:“一只羊丢不了的,回不来就叫狼吃了。劳布森,陪我多呆一会儿可以吗?”

劳布森有些奇怪:“一会儿就回来,啊。你今天是怎么了婆婆妈妈的?”

“劳布森,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也不想让你离开我。”沙拉把头扎在劳布森的怀里。劳布森坐了下来,沙拉抱住了劳布森的头,不住地吻着。

“劳布森,你是我的恩人。”

“不要这样说,我早已说过,以后不许这样,不然我会生气的。”

沙拉吻着劳布森。劳布森心里有事,慢慢推开了沙拉。

“我无论如何得出去,放羊的把羊丢了,这等于拿枪的把枪丢了。沙拉,我一会儿就回来。”

沙拉眼里全是泪。

劳布森骑出很远,回过头看见沙拉手里舞着她的纱巾。

想着沙拉,劳布森的脸上全是泪水,沙拉的声音在回响:劳布森,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也不想让你离开我。你多陪我多呆一会儿……

张一楼走了,月耳独自到了俏儿房中,俏儿仍然没醒,金花婆婆守着她。金花婆婆见月耳木木的,知她在张一楼那儿碰了壁:“客栈里的也许有懂医的。”

月耳眼睛一亮:“你怎么不早说?”

“正是时候。早说你知道张掌柜给不给找?”

月耳看了金花婆婆一眼,急忙跑了出去。

月耳挨房寻问。问到第三间房时。一个窄脸汉子问:“枪子还在胳膊上?”

“大概还在。”

“领我去看看。”

“谢谢。我会给你钱的。”

医生是个直爽的人,他带着明显的嘲笑:“你们客栈的人都一口一个钱,好像这个世界上除了钱什么也没有了?”

月耳的脸通红,像喝醉了酒一样,她无地自容:“你说得对。有,有。”

窄脸汉子没有跟月耳理论,跟着月耳到了俏儿的屋,进了屋二话没说检查了俏儿的伤口:“子弹还在里面,得取出来,不然一感染就有危险了。”

金花婆婆和月耳都询问地望着他。

“这很疼,不知她能不能撑得住?”

俏儿忽然醒来:“我不要治,我要死。”

“怎么治?”月耳低声问。

“烧红铁钎子,从里面夹出来。”

 “那不疼死了?”月耳一哆嗦。

医生看了月耳一眼:“我倒是带了些麻醉药,不过,疼是免不了的,命要紧嘛!当然,由你决定。如果枪子不出来伤口肯定发炎,一发炎就麻烦了。”

“有生命危险没有?”

“当然有。”

月耳坚定地:“我信得过你,你给治吧。”

窄条脸的医生吩咐笼了一盆火。将铁钎烧上,又给俏儿灌了药,一切准备就绪,月耳让金花婆婆守着,自己出来了,她不敢看。

当俏儿颤栗的尖叫传进月耳的耳膜时,她的心也被烙了似的疼。她似乎闻见了肉的焦糊味。

喊叫消失,月耳进去时,窄条脸已给俏儿包扎好。月耳见汉子额头上渗出密麻麻的汗珠,感激地:“你真是菩萨,是专门来这儿救俏儿的命的活菩萨,没你俏儿不知道会怎么样,你救了一条命。一会儿我给你送钱去。”

医生无言地笑笑,告辞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