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261【原创】  

2013-04-19 09:0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261【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7

傍晚的阳光很柔和,劳布森在客栈通往金矿的路边喝酒,他不时地望一望金矿方向。显然在等一个人。

一会儿碌碡骑着马走出了金矿向客栈走来,他到了劳布森的跟前,勒住了马:“你在等我?”

“你猜对了。”

碌碡略微出现了点奇怪,还有一点戒备,因为劳布森一般是不搭理碌碡的:“有事?”

“能有什么事?咱俩的事不就是喝酒?除了喝酒我俩还能干些什么?”

碌碡一听喝酒来了精神,那仅有点一点戒备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去客栈,走!”

劳布森把酒揣进怀里,上了马:“我烤了一只山兔,在那棵歪脖榆树旁,快熟了。去客栈干什么?乱哄哄的,喝得也不心静。”

“去哪儿?太远了点,张掌柜找我还有事。”碌碡想起来张一楼找他,于是犹豫了起来。

劳布森不以为然:“喝酒的人只要有了酒,其他的事先放一放,张掌柜能有什么事,还不是找你喝喝酒,吹吹牛,说说女人?”

“说说女人是最好是事。”碌碡的眼睛出现了想象与巴望,想象和巴望使得他的眼睛中的色迷迷掩盖了贪婪。

劳布森装作恍然大悟:“哦,对了,我怎么给忘了,碌碡是最喜欢女人的,怎么,今天张一楼给你找了个女人?”

“谁知道,他他妈小气得很,再说客栈的女人都是自己说了算,张掌柜也做不了主。” 碌碡舔了舔嘴唇嘟囔。

“这不得了,你喝完酒再去找张掌柜,给找一个,更好,不给,自己找呗,还不是一样?走,喝酒去,烤兔。”

不由分说劳布森打着马向远处跑去,碌碡尾随而去。

劳布森和碌碡已经把兔子吃去了一半。酒也喝不少,劳布森平时装酒的羊皮袋已经扁下去了。

“张……掌柜……够意思,比他妈……李……良久强,张……一楼经常给我钱。”碌碡的舌头都硬了,他醉意朦胧地结巴着。

劳布森往出套碌碡的话:“张一楼抠门,他怎么会舍得给你钱?”

“他……用得……着我,你以为……张一楼是……赔本……”

“别吹了,张一楼还能用得着你?笑话!张一楼和李良久是哥们,还能用得着你?哈——哈——”劳布森在激碌碡。

碌碡的神志完全麻木了,他口无遮拦地告诉劳布森:“不骗……你,实……话跟你说了……吧,张……一楼想……知道李良久的……金子在哪儿藏的,他……不找……我行吗?”

“张一楼那么多钱还看上了李良久的钱,再说这金矿是政府的,偷了金矿他不怕犯法?”

“他……不怕,张一楼……什么都不怕。”

“你们真的铸一个金狼?”

碌碡四处看看,用一根指头放在嘴上:“嘘——”

“嘘个狗屁,大野地连个鬼也没有,还能被人听见?说呀?”劳布森欲擒故纵,不再追问碌碡,碌碡看劳布森不问他了,他却神秘地对劳布森悄声说:“真……有这……个事。”

“你看见过没有?”

碌碡又喝了一口酒,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说真话,我没……见过,也……不知道……知道……他们在哪儿铸,我找了……几回都没有找到,但肯定……在金矿,因为北草地……最著名的金匠……确实被李良久请了来了。”

“张一楼不想要这个金狼?”

碌碡擦掉了嘴角的酒液:“当然想……要,我就……是要告诉……他……金狼快铸成了,听他们……说就差一条前腿了。”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