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长篇《野蘑菇》263  

2013-04-23 08:35:09|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野蘑菇》263 - 无峰驼 - 无峰驼

 

入夜,张一楼独自走进死屋,愣考嗵地跪在地上,抱住张一楼的腿,衰求道:“大当家的饶命,我没有害你呀!我没有害你的心呀。”

张一楼威严地命令:“我不要你的命,你站起来。”

“谢大当家!”愣考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

张一楼盯着楞考半天,冷冷地说:“我饶了你,但你得跟我说实话。”

“说,我一定说。如果有半个假字,就把我五马分尸。”愣考拍着胸脯。

张一楼审视着楞考:“砸开羊头后,你可离开过?”

“离开过,我去了一趟——解了趟手。”

张一楼沉思了下,问:“你看见谁进去过?”

“没看见。”愣考摇头。

“那么谁有可能呢?我是说,谁经常去?”

“没别人,不就是金花婆婆或者雪花、月耳姑娘、尹梅几个人。”

张一楼还在沉思:“她们经常去?”

“是,经常去。有事,没事经常去。”

张一楼刨根问底:“去干什么?”

“她们还能干什么?说说话,逗逗我,呆一会儿就走,有时候帮我干点活。”

月耳在死屋外偷听。

张一楼顿了顿,不动声色地问:“雪花去干什么?”

“她是个没事干的人,经常找点吃的了,不过,她常和夫人相跟着去。偶尔自己去,她去就是饿了。饿了她才自己去。平常都是跟月耳姑娘转转。”

“你说谁想害死我?”

张一楼的话被月耳听得清清楚楚,她也在想是谁要害死张一楼。

“你让我说真话?”

“说真话,假话有狗屁的用?”

“我看,除了我人人都不想让你活着。”

楞考的话让月耳打了个寒战,想想也对,但是她想不清楚,雪花为什么想让张一楼死,金花婆婆是什么理由让张一楼死,至于她自己,如果张一楼真的跟杨森扎布有联系,她会毫不犹豫地杀死张一楼的。

楞考的话显然对张一楼震动很大,也让他非常吃惊,他不禁脱口而出:“你——”

楞考的惧怕已经消失,他理直气壮地反问张一楼:“你不是让我说真话吗?”

“我看,你是最想让我死的。”

楞考摇着头,笑着:“不是。我现在还没想让你死,因为你不想让我死,我干什么叫你死?”

“这倒是他妈的真话。”张一楼笑了,骂。继而,脑子里闪出金花婆婆的面容,他恨恨地骂:“这个老不死的。”

“我说不准,别人也有可能去。”愣考不由地打了个寒战,哆嗦着说。

张一楼古怪地笑了一声:“你知他们为什么要害我?”

“不知道。”愣考惶惶地。

“你猜呢?”

“我猜不准。”

张一楼嘿嘿一笑,拍着愣考的肩膀:“你别害怕,我又不吃人。”

愣考唯唯诺诺地点头。

“我放你出去,但你必须为我做一件事。”

“甭说一件,就是十件我也做。”

“你监视住金花婆婆,看她黑夜出去尽干些什么?”

“她鬼里鬼气的,我不敢跟。”

张一楼咬牙道:“那我就让你先变成鬼。”

一把尖刀抵在愣考胸前。愣考吓得几乎尿了裤子:“我听大当家的。”

“这就对了,人怎么能怕鬼?你按我的吩咐去做,到时候,我亏待不了你。”

死屋外的月耳听到这儿,拔腿遛回了自己的屋。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