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长篇《野蘑菇》265  

2013-04-25 07:11:32|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野蘑菇》265 - 无峰驼 - 无峰驼
 

张一楼入睡前,也喝了几盅酒。然他没有月耳那三杯酒下肚就能扯起呼噜的功夫。尤其是月耳越睡得熟,他越睡不着。因此,他很恼火,狠劲地把月耳扳过来。

月耳迷迷糊糊地抱怨:“干啥……烦人。”

“睡不着,陪我说会儿话。”

“黑天半夜的,说什么话?有话明天说。”

张一楼嬉皮笑脸:“黑天半夜正是干好事的时候,瞧你像头死猪。”

“那你找活猪好了。”说着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张一楼又扳过来月耳:“死猪就死猪吧,有什么办法呢?”

月耳也不好推却。就歪了头,任他戏耍。张一楼数日没摸女人,见月耳一动不动,俨然木头一般,满腔的激情忽地凉下来,身子便软了,轻轻地歪在一边。

9

一个矿丁惊慌失措地找到李良久:“碌碡的马回来了,可是人大概被拖没了。”

李良久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他一时没有听懂矿丁的话,皱着眉问:“你说什么,我没听明白。”

“碌碡死了,坠镫而死的。”

李良久很是扫兴:“越人少越出事,他准是喝多了,这个他妈碌碡没出息!死就死了吧,埋了吧!告诉弟兄们以后不准喝多酒。对,能看出个模样不?”

“只有一条腿,剩下的都没有了。”

李良久叮嘱:“拿一条腿厚葬。要隆重些!这个仪式等泥胎他们回来再进行。”

 

在劳布森放羊的草地,月耳与劳布森说话。

“我把碌碡给弄死了。”

月耳不解劳布森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影响了咱们的大局?”

“是,他被张一楼收买了,张一楼要夺金狼,他知道的越多对我们越不利。越会给我们的计划增加难度。这个时候碌碡死对张一楼来说无疑是一大损失,碌碡死了,张一楼就成了瞎子、聋子。”

月耳明白了劳布森的用意,赞道:“好。郝竖山知道吗?”

“不知道。你如果见了告诉他。他会知道怎么办的。”

“我告诉他。可是你这会儿弄死他,不让李良久起疑?”月耳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我是让他坠马死的,碌碡爱喝酒李良久是知道的,喝多了坠马是常有的事。李良久再狡猾也想不到这点上,再说李良久对碌碡不是特别重视。如果我们现在把泥胎弄死,李良久就会起疑了。我弄死碌碡还有一个意思。”

“什么?”

“塔拉。”

月耳突然明白了:“你是说——”

“是。他承认了,我说客栈的女人没一个不是他干的,他说你还差一点——他说他喜欢这样。”

“这个畜生!他死得好。我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想到是他。”月耳的脸煞白,她忿忿不平着。

“不要告诉塔拉,省得引起她的痛苦。”

月耳却说:“应该告诉她,她恨死了这个人。告诉她,她会开心的。”

“你掂量着吧。”劳布森看了月耳一眼。

月耳余怒未消:“这个畜生,他谁也不放过,连——”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