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野蘑菇》256【原创】  

2013-04-08 06:33:56|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野蘑菇》256【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3

张一楼一身疲惫地回到卧室,月耳担心地告诉张一楼:“俏儿昏迷不醒。”

张一楼无动于衷:“听天由命吧!”

“好歹也是一条人命,你说不管就不管了?”月耳非常恼火,她对着张一楼喊。

张一楼一摊手:“我怎么管?我又不是神医华佗!她要找死,我能管得了?”

“要是我呢?”

张一楼见她火药味很浓,于是和颜悦色:“你怎么能和她比?”

“我自然不能和她比,她是你花几百块大洋买的,我不过是你白捡的。”

张一楼被月耳抢白的有些急了,叫道:“你别作践自己,我从来没这么看你,如果不是你救我,早就没命了。你是我的心肝宝贝,你是我抢回来的,抢比买好。”

月耳对张一楼的这番话早已听烦了,她现在也太知道张一楼是什么人了,本来她不想理他,但还是禁不住抢白:“你还讲良心?我以为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张一楼一怔,委屈地:“受恩图报,我什么时候不讲良心了?”

“你好冷酷。”

月耳还要跟张一楼理论,跺着脚。就在此时,劳布森红着眼窝跑进来:“沙拉让土匪抢走了。”

张一楼和月耳蓦然一惊,这才想起客栈外还有个帐篷。张一楼见他满头大汗,脸憋得通红:“你怎么会……”

劳布森急得语无伦次:“羊少了一只,我和小八子去找,听到枪响,还是晚了。”

张一楼细细打量了他几眼,劳布森如一只暴怒的狮子,找不见发泄的对象,只攥紧了拳头,不安地在地上跺着脚,这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月耳见他急成这样,不由替沙拉惋惜,这是一个懂得疼女人的男人。

“你想怎么办?”张一楼问。

“借给我一匹马,我的马腿瘸了。”

“你去哪儿寻她?”

“追到哪儿算哪儿。万一……”劳布森掉下了眼泪。

张一楼带着不忍和挂恋:“即使找见她。也未必活着。”

“死了,也要把她的尸体找回来,我不能把她一个人孤零零地扔在荒野上。”劳布森声音发颤。

“想不到醉鬼这么痴心。”张一楼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她是一个善良的好女人。”

月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快去吧,带上愣考。”

“他是个废物点心,连马可能也不会骑。我给你派几个人。”张一楼显得很爽快。

“不用,有我和小八子就足够了。谢谢,掌柜。”劳布森说着腿已迈出去。

劳布森一走,月耳便对张一楼:“你怎么不派两个人帮他找?”

“你没听见?找见了也是一具尸体。哎——天天有事,天天死人。”

月耳为沙拉担心:“该死的土匪,害了多少条命。”

“但愿劳布森能找到沙拉,沙拉真是一个好女人啊。”张一楼情不自禁地感慨。

张一楼的话勾起了月耳积压在心底很久的疑问,她探究地问张一楼:“你对沙拉很了解?”

“我怎么会了解?”

   “你好像很关心她?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