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长篇《野蘑菇》268  

2013-05-09 05:12:13|  分类: 《野蘑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野蘑菇》268 - 无峰驼 - 无峰驼
 

钻天柳是大清早回来的,他的左耳被削掉了,只剩了一个窟窿眼儿。张一楼一瞧,便明白遇上了麻烦,关切地问:“怎么回事?”

“被劫了。”钻天柳铁青着脸。

“犯人呢?”

“被劫走了。”

张一楼很是奇怪,他想不明白一伙没用的人竟然有人抢劫:“劫犯人干什么?什么人干的?”

“都蒙着脸,气势很凶,押送的人一个也没逃出,死了一半,剩下的就被他们削了耳朵。”

听完,张一楼半晌没言语,钻天柳耐心地等待张一楼对下一步的安排。时间慢得出奇,过了很长时间。张一楼才一字一顿地:“咱们的收获不小。李良久的老底一点儿一点儿地露出来了。同时,咱们也得到一个危险的信号:蒙面人是谁?咱们不知道。可既然蒙面,就是怕人认出,他们肯定在咱们周围,他们知道咱们底细,在背后暗算人。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说完又自言自语,“谁与我张一楼作对?谁又知道我张一楼这么详细?”

“是不是天上鹏的人?”

“绝对不是!天上鹏是什么人,抢几个不值钱的人犯干什么?再说,我与他井水不犯河水,他刁难我干什么?肯定不是。”

“人心难测。”钻天柳龇牙咧嘴捂着腮帮。

张一楼不安地想:“莫非是……出了差错?”脸色突然一变,把拳头攥得紧紧的,似乎要把什么攥碎。

“碌碡死了。”

钻天柳顾不上耳朵疼痛难禁,大惊失色,他感到了事态的严重:“啊——线又断了。是李良久弄死的吗?如果是——”

“看样子不像,说是坠镫死的。”

钻天柳的头摇得像拨浪鼓:“碌碡是老骑手了,怎么能坠镫?”

“要是喝醉了,跟谁喝的?”张一楼问钻天柳,也是问自己,“也许这是问题的关键。”

钻天柳欲言又止:“是不是有人——”

张一楼举手制止了钻天柳,他没有让钻天柳继续想下去:“可能不大,如果有人想弄死他,什么办法也有,非用这个办法?你辛苦了,先休息休息,金矿的事还得进行。”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