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杆子马(中篇)3【原创】  

2014-09-12 06:24:10|  分类: 杆子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杆子马(中篇)3【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凝重的黄昏,红色变得有些烧红的铁快冷却的铁兰色。李锦与枣红马也被染成了铁的颜色。

风吹拂着李锦的头发,头发乱蓬蓬地飘动着。

李锦的内心奔腾着他的思绪:大漠吹过来的风带着辽旷般的肆虐,尽情地渲染着自己的无拘无束,它使我相信解脱需要勇气,而逃避更多的却依赖着智慧。人总是从需要的角度晃动思想的触角去探寻稻草或类似救生衣一样的东西。

我呢,我也一样,义无反顾地来草原,而且一来就痴迷,就陶醉,就沉溺……草原,她,那匹杆子马……


天越来越黑了。

黑暗中的草原上游动着幽灵似的蓝光,那幽灵似的蓝光怒视着漆黑的四周。蓝光向李锦一步步逼来,李锦颤栗了,我知道那蓝光是狼的眼睛。李锦大喊大叫着,拼命地挥舞着马刀。

狼们知道了我的色厉内荏,第一次狼们惊慌失措地四散奔逃,第二次却不管事了,那蓝光扑朔迷离地向我靠近。听老草原讲,狼很聪明,也很谨慎,它们是不会轻易采取行动的,必须认为万无一失时才下嘴。尽管这样,我还是胆战心惊。

李锦可怜巴巴地望着绿光,望着黑漆如墨的夜。

总也不能让狼给吃了吧?那玩意儿让人知道多寒碜?如果狼们知道我的挥舞马刀不过是黔驴技穷,它们就会发起进攻了,所以我要不断地制造些花样,干扰狼们的正确判断,继续增加它们的疑虑。

“制造些什么呢?”听老草原讲狼怕火,草原上有得是草,可是我没有火柴。想到火,我自然而然联想到了我铜号上的红绸子了。我对我的这个联想很兴奋,不管怎么说它是我溺水的一棵稻草。

李锦激动地从肩上摘下号,向狼们颇有几分得意地挥舞着。狼们并没有像李锦想象的那样狼狈不堪四散溃逃而去,而是无动于衷地继续向李锦一步步走来。

我似乎听到了狼吞咽东西的“咕咚”声。完了,英雄末路!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