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杆子马(中篇)4【原创】  

2014-09-14 06:59:01|  分类: 杆子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杆子马(中篇)4【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又一天的开始。

枣红马叫啸了一声便安静了,坚硬的蹄子敲击着大地发出“咯咯哒哒”的音律,还有伴着音律腾起的尘埃,这音律顺着草端萦绕,尔后也被草丛吞噬的无影无踪了。

草原的远处有“地牤牛”叫,似乎还有“隆隆”的沉闷的声音。

闹儿机警地看着李锦。

李锦拉住了枣红马,枣红马莫名其妙地停了下来,李锦痴迷地竖着耳朵倾听着。

这时候,我的身上抑或是心里感觉到一声悠长而绵延的吼啸从地层深处隐隐传来,带着滚动般的艰难,挟着阵痛似的哀嚎——莫非这就是我二十几年来始终苦苦寻找的,而无论如何无法找到的不可理喻的思索——就是这若即若离的吼啸?

大地苍茫,苍茫中的一切……这时一首关于草原的歌唱起,很雄浑……

李锦想起了二十年前的事情……


李锦彻底的失望了,懊丧地把铜号向狼们扔去。

铜号与马刀撞击出了清脆的响声,狼们又狼狈不堪四散溃逃而去。生存的本能使李锦灵机一动,李锦毫不犹豫地吹起了激越高亢的冲锋号,狼们真的狼狈不堪四散溃逃而去了。

我像凯旋而归的将军兴奋不已,兴奋不已地吹着那失去了死亡恐惧的号角。不知吹了多久,情不自禁中那号声竟然变成了具有疑惑性的“答答滴哩滴答”的熄灯号了。在优美的、和谐的熄灯号声中我竟然有些昏昏欲睡了。在我尚有一丝清醒时,我看到蓝光集结到了一起,像是窃窃私语着如何把我吃掉,冷汗冲走了我的睡意。

李锦对着暗夜高声嚷:我他妈恐怕又是一个黔驴技穷!

急中生智,李锦突然停住了号声。蓝光们也突然停止了前进。

“做贼心虚。”李锦讥嘲着自己。

说不定是狐狸、黄羊什么的小家伙们。不对,黄羊绝对不敢如此胆大妄为,它们早已被300铁骑吓得屁滚尿流了;狐狸也不敢如此这般地光明正大,因为它再潇洒也剔除不了骨子里的鬼鬼祟祟;兔子和诸如此类的小动物们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

篮光继续逼进,李锦意识到了死亡。

蓝光一点点逼近。当我又一次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后,几乎是失去了冷静,机械地、歇斯底里地吹起了混乱不堪的号角,像是吹奏着死亡的挽歌。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