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杆子马8(中篇)【原创】  

2014-09-18 07:02:49|  分类: 杆子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杆子马8(中篇)【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草原的又一个夜降临了,夜色温柔,枣红马亢奋的对着远处几盏灯光走去。远处传来几声狗吠。闹闹相映成趣地吠了几声。

远处传来几声狗吠。吠声中透露着几分饱食后的惬意和被打扰的愤怒。也许是为了表现,闹闹毫无理由地跟着吠叫起来,使那有些惬意的声音跟着应和出了刺耳。

“呔!闭嘴!”

李锦叱骂了一声闹闹,闹闹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委屈和不满,它一声未哼藏在了枣红马的身后,鬼鬼祟祟地偷窥着枣红马对它的态度。枣红马甩了一下尾巴,对闹闹的存在不屑一顾。

闹闹用它的忠诚和逆来顺受承担着作为一条野狗的不幸,从跟上我和枣红马那天起,任枣红马的愤怒和我的喝斥,就是不肯离去。

李锦没有再去管什么闹闹的事情,他的眼前是满目的以往:


太阳高高地悬挂在天空,李锦惶惶然地站在乌仁哈沁的旁边,乌仁哈沁发现了李锦的惶惶然,奇怪地:你怎么了?有什么难题?

奶水像一条居高临下的瀑布随着姑娘的双手倾泻而下,美妙绝伦。

李锦还是贪婪地看着那匹叫祥云的马:我给你家放羊吧?

瀑布停息了,乌仁哈沁说:怎么,不敢回去了?

是。

那好。明天我就给你一匹马。那是我的杆子马祥云。

瀑布赫然有声,依旧是美妙绝伦。

李锦按捺不住喜悦走向祥云,祥云高嘶着,乌仁哈沁抬起头:祥云,明天你就跟他一起去放牧。

祥云的头一仰一仰着,尾巴甩动着,不知道是乐意还是不乐意。

李锦美滋滋地看着杆子马,也看着乌仁哈沁挤奶。


滦河源头旁小村的灯光都熄灭了,枣红马用脑门顶着李锦的后背,毫不掩饰它催促李锦投宿的意愿。闹闹强打精神迎合着李锦漫无目的伫立。

对于一个神枪手指哪儿打哪儿是一种很高的境界,对于一个批判者打哪儿指哪儿永远保持着不可辩驳的正确,时至今日我的思考从来没有停止过,而思考的头绪却乱乱的,难以成为神枪手,也难以成为不可辩驳……

进入敕勒川的草原的第四天,李锦吃完了所带的干粮。饥饿让李锦一次次地眺望那渴望中的几缕炊烟,失望又让李锦把手下意识地伸进空空的干粮袋,闹闹眼巴巴地看着李锦,李锦闭住了眼睛。 让以往抚慰着饥饿。


第二天,乌仁哈沁果然备好了那匹精气十足的叫祥云的马。

乌仁哈沁:去吧,打开羊拦。乌仁哈沁命令着,脸上的表情非常严肃。

你叫什么?

乌仁哈沁:告诉你,你能叫来吗?

李锦:估计能。学,一遍一遍的学,想我能学会。

乌仁哈沁认真地:乌仁哈沁。

李锦:乌仁——哈——沁-,乌仁哈沁。很像蒙古人的名字。

乌仁哈沁:什么叫像?记住,乌仁哈沁。

李锦:有意思吗?

乌仁哈沁:当然有。

李锦:什么?

乌仁哈沁:对你来说也许是秘密。

李锦不解地望着乌仁哈沁,乌仁哈沁不理李锦,李锦想了想:乌——仁哈——沁,我走了。

李锦打开了羊拦,骑上马赶着羊群向太阳升起的草原走去。

李锦:我的脑海里始终萦绕着“乌仁哈沁”给我精神的意境,那也许是高山,也许是太阳,也许是月光,“乌仁哈沁”让人浮想联翩,特别是月光,给我心灵以美妙。我在等待着草原真正月光的出现,那时我会由衷地感激乌仁哈沁对我的救命之恩,对我坍塌了的灵魂的拯救。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