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评卢元贵先生词《滦河神韵》【原创】  

2014-09-02 14:35:15|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问”浩荡草原

 

——评卢元贵先生《念奴娇·滦河神韵》

 

评卢元贵先生词《滦河神韵》【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对于草原的爱,我几乎不能自持自己的情感,如疯似癫……几十年,从年少到此刻。年少时因为没有触文,好像都是诅咒,学文了,懂文了,写文了,便爱了,爱了就没能消退,而是越来越炙烈。熊熊着骨子里的燃烧,带着毕毕剥剥的骇人;哪怕是草原的风,我不厌,听风的呼啸,那是力度的吼,强劲着人内心的蛮力;哪怕是草原凶巴巴的雨,我也生怜,看与听,乃至是感悟草原的雨,那是酣畅的歌,带着心曲的淋漓……

我经常宣称草原是我的情人,是的,因为我爱她。每逢想到草原,我就难以抑制自己的一切了……飞向你——草原。我的情人,我的精神。圣坛上的焰依然在不衰着,那是我向天虔诚的祭拜;寥廓中那柱直达天宇的香依然在挥洒着醉人的袅娜,那是我向天点燃的心香……飞向你,我倾情的草原,我的情人,我的精神……

我一直把能够写草原的人当作亲人,是的,因为他或她懂我,我也懂他们……

念奴娇?滦河神韵

卢元贵

凭山远望,问濡源(1),底事几多情结?百转千回惜别去,曲岸银光流碧。

玉带衔湖(2),明珠连璧(3),雁阵歌清绝。肥秋殊胜,金莲川醉时节。

遥想游牧风光,胡马银毡,千帐拥宫阙(4)。幕府龙兴侯万户(5),燕燕红妆羞月(6)。

往事云烟,游人熙攘,笑语廊桥歇。晚钟声里,烟花篝火明灭。

注释:

1) 濡源:滦河的古称。濡(rú),陈建国先生认为,濡字在滦河古称濡源中当读作(nuǎn)。

2)玉带衔湖:闪电河水像一条弯曲的玉带,连接着闪电湖和草原湖。

3)明珠连璧:闪电湖和草原湖这两颗散落在湿地草原上的明珠,因一水联结而成为并美的璧玉。

4) 宫阙:指金代景明宫。位于闪电河西水泉淖南侧。

5) 幕府:元代金莲川幕府。位于闪电河乡小宏城村北侧,元世祖忽必烈龙起漠南之所。

6) 燕燕:萧绰,小字燕燕,辽朝皇后。闪电河畔,相传为辽代萧太后梳妆而建绣楼,称“萧后梳妆楼”。

开篇“凭山环望”,倒是儒士惯常雅态,但一字“问”,凸愕爆起。这一“问”绝非俗来之笔,问天下纷繁,问家长里短,问政事杂务?不,问“濡源”。何等惊人之“问”,大有“问鼎”之意味,豪情,霸气。但转笔“底事几多情结?”……

就开始的短短三句,诗人内心的思考,发问,撕开读者的内储,达到了一种“逼人”的态势。“凭山环望”,不管诗人此刻站在那座山上,不管面朝哪里。进入他眼帘的一定有静卧的炭山与奔腾的大马群山,当然还有金莲川。诗人也一定知道这块地域那厚重的历史——金戈铁马,大漠孤烟。但在诗人看来,政权的更迭莫不过如此,民族的交融也莫不过如此。诗人想知道的是“情结”。正是此刚柔并济的望、思、问,张弛有度了诗人内心流动着的千回百转的情感,更是思考。“问”,往往是知道而问,而不是无知而问。诗人的“问”不问那些著名的山,不问那著名的川,而是问滦河,问这条柔似女性的河,问她的“源”底事几多?……


你可知,檀石槐率部北拒丁零,东败扶余,西击乌孙,南扰汉边、尽据匈奴故地,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军事部联盟。但联盟随檀石槐的死而瓦解,继起的是不断强大的拓跋鲜卑。

这是不是你的“几多情结” ?


 评卢元贵先生词《滦河神韵》【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你可知,公元429年投降于北魏政权的一百五十余万高车人,也就是敕勒族,“冬十月,振旅凯旋于京师,告于宗庙。列置新民于漠南,东至濡源,西暨五原阴山,竞三千里。”好一个三千里,好一首敕勒歌流传: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

这是不是你的“几多情结”?

评卢元贵先生词《滦河神韵》【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你可知,公元16963月,康熙大帝统六路大军亲征葛尔丹。出京师,过独石,直抵滦河边,旌旗蔽日,盔甲耀眼。

这是不是你的“几多情结”?

评卢元贵先生词《滦河神韵》【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你可知,阿保机汉城掷杯为号,爆发了“汉城之变”,尽杀八部大人,大辽帝权归附阿保机,帝旗插在滦河上,飘扬、喧闹……

这是不是你的“几多情结”?

评卢元贵先生词《滦河神韵》【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北魏、辽、金、元……一个个朝代的演练,濡源知。因为濡源曾经目睹,因为濡源曾经承载,那些烟云都已经沉寂,濡源用博大稀释了那惊雷般的北中国历史,潺潺着,流淌着她沉默的歌……

接着词人描写了滦河的走势及沿途的景色。“曲岸银光流碧”,诗人并没有直接去写河流如何盘旋往返,而是通过弯弯曲曲的河岸,艳阳映照着银光,流淌在碧绿的草原,回应设问句的“几多情结”。“玉带衔湖,明珠连璧,雁阵歌清绝”。则形象地将闪电河水称作一条玉带,把散落在草原上的闪电湖和草原湖这两颗明珠联结起来成为并列的美玉,因而使长空雁字为如此景色而高歌。

紧接着“肥秋”两字,使读者自然地联想到水草丰茂的草原金秋时节,正是游牧族马壮牛肥天堂乐园的景象。马壮,正有利于征战;牛肥,正好车室毡庐或运输辎重。于是,饮马濡水,投鞭南下,甚嚣卷大纛,铁蹄踏中原。“肥秋”承上启下,自然过渡。金莲川肥秋,醉了青山,醉了绿水,关键处,是醉了那个马背上的民族。

如果诗人一味写景,我以为不算好诗人。面对此景的感怀,而且用“典”则使诗高了一筹,况此典就在脚下,就在眼前,就在脑海中萦绕着的草原历史。如果不是,那就可惜了“问”的豪情了。

 “遥想游牧风光,胡马银毡,千帐拥宫阙”。一幅壮美图。

不管是北魏的鲜卑,还是辽的契丹,金的女真,元的蒙古他们都是北部的马背民族,而习性是随四季逐水草而居。皇帝也是如此,他们时刻的“游”,百姓游牧,皇家“游政、游军”,故此形成了“捺钵”制度,捺钵由行宫、行营、行帐的本义被引申来指称帝王的四季渔猎活动,即所谓的“春水秋山,冬夏捺钵”,合称“四时捺钵”。

皇帝的“车”、“帐”便为“宫”便为“殿”,那么皇帝的“车”、“帐”守卫是极为森严的,毡车为营﹐硬寨为宫﹐贵戚为侍卫﹐着帐户为近侍﹐武臣为宿卫﹐亲军为禁卫﹐百官轮番为宿直﹐以警卫皇帝的安全。故此“胡马银毡,千帐拥宫阙”。

“幕府龙兴侯万户”。幕府,当然是典指忽必烈的金莲川幕府了。

“龙兴”,每个王朝都有自己的“龙兴之地”,“龙兴之地”不是说是这个民族起源的地方,此说“龙兴”是指一个王朝走向辉煌所需要种种要素的孕育、酝酿,或者卧薪尝胆,或者蛰伏,或者养精蓄锐,或者韬光养晦之地。其帝王、统帅要在这里锻炼、成熟,要具备作为一个王者所应该具备的一切,而辅佐他成就功业的文臣武将也要在这里聚集,组成夺取天下和治理天下智囊团和人才库。金莲川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龙兴之地”。

蒙哥汗即位,忽必烈以太弟之尊,开府金莲川,思“大有为于天下”,广延藩府旧臣与四方文学之士,形成了一个有着相同的政治目标和生活环境的,特殊的文人群体,即所谓忽必烈金莲川幕府文人群体。他们活跃于当时的政治舞台和北方文坛,影响着一个时期的政治与文化,对忽必烈以汉法治汉地,乃至后来缔造大元帝国,都做出了很大贡献。

金莲川幕府文人多经济之士、义理之士,但他们大多又是诗文作家,他们用自己的创作,创造了北方文坛的繁荣。他们的文学创作和文学主张,都深深地影响了元初以及整个元代的诗文发展。在金莲川幕府之中,集中了当时北方一些代表性的诗文作家。如郝经,堪称金末元初北方文坛影响一代的名家,其文大气包举,苍浑绮丽,条理清晰,雄奇奔放、汪洋恣肆,为“元文中之杰然者”。

刘秉忠也是元初重要的诗人,诗章乐府“皆脍炙人口”,其诗清雅而明洁,雄浑而质直,淳厚而和平,具有鲜明的特色。许衡虽不以文章名世,其诗也雅洁深稳而又质实,其文亦如其人,质朴温醇,富有学者气息,代表了元初北方儒者之文风特色。王磐主盟文坛二十馀年,言论清简,义理精谙,其为文冲粹典雅,得体裁之正,不取尖新以为奇,不尚隐僻以为高。

就是这么一个金莲川幕府形成的文学集团,“侯万户”不是顺理成章?翻遍金莲川幕府有名有姓的60多人,谁又没有侯万户?
    “燕燕红妆羞月。”是说萧绰,萧绰小字燕燕,辽景宗之贵妃,景宗多病,朝政多有燕燕处理。辽景宗崩,辽圣宗继位,尊萧绰为皇太后,摄政。

母寡子弱,外有北宋对峙,内有外戚虎视眈眈,就是在此种情况下萧太后把衰之辽推向了鼎盛。而每发动对北宋的战争萧太后多在濡源处屯军。

萧太后不是戏剧里的魔王,她是北部草原孕育的一代杰出的女政治家,军事家,改革家,是她与北宋王朝签订了“澶渊之盟”,使得中国出现了120年的和平环境。这个期间草原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人的思想得到了根本的“刷新”。我还在想,从公元386年北魏的建立,到辽的契丹、金的女真,元的蒙古,清的满族,都是少数民族或者南北对峙,或是一统华夏,就影响来说,辽给了北部少数民族更多的启迪,那启迪会不会有建朝立代的启迪?随意呼啸中原,轻而易举攻城略地。强悍的草原民族。

这里,诗人并未直写辽金元竞雄称霸,而是通过梳妆楼、宫阙和幕府来巧妙那波澜壮阔。特别是萧太后不写疆场英姿,却道红妆羞月,与庄严中多了几分英姿的情趣、几分英姿的诙谐,几分女子的羞涩……

俱往矣,留给后人无限遐想的是,闪电河畔,驰骋多少英雄豪杰。

诗人“问”了,思了,想了,随后变成了“柔”——“往事云烟,游人熙攘,笑语廊桥歇。暮鼓声中,烟花篝火明灭。”

淡然、释然。

此诗,气势磅礴,豪迈慑人;此诗,柔婉似水,婀娜多姿,宛如滦河的韵。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