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杆子马11【原创】  

2014-09-29 07:22:28|  分类: 杆子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杆子马11【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枣红马啃着带着露珠的青草,声音悠美。它的蹄壳被露水涮得黑亮。这时蚊虫的翅膀被露水打湿,还没有开始一天的飞行忙碌,但枣红马仍然煞有介事地甩着尾巴驱赶着它想像中的蚊虫。

闹闹的尾巴转得像风扇,一直到李锦扔给它一块干牛肉才停止。现在的“闹闹”毛色开始光亮,恢复了几分狗的鲜活劲。

“闹闹”时常用舌头梳洗打扮自己,为了保持一种视觉上的清洁,把肮脏都吞进了肚里。这正像是历史上的大帝国一样,对外是泱泱大国的尊严,内部却藏垢纳污,隐藏着腥风血雨。

李锦骑上了马奔跑,闹闹追着,走到一处古遗址跟前,李锦勒住了枣红马。

距滦河源头不远有一处距今很古老的时代留下的遗址,曾有人考证过说是细石器时代的遗址,在这片遗址向东南二、三公里处有另一片荒芜了的村庄,残垣断壁之下偶尔看得见熏黑的炕洞,小村的南部有一口干涸的水井深不见底,它像一只独眼一样,空洞地注视着天空,诉说着一个距今不久的故事。

李锦蹲在井旁看着井水中的倒影。

听当地的老百姓讲这个荒芜的小村以前叫西人洼,因居住着西部流落到此的人而得名,在一次匪乱之后,村民纷纷远逃,西人洼就此湮灭了,后来人们沦称为“死人洼”。



乌仁哈沁:我知道你就傻,去找你去了,淋透了。

乌仁哈沁嘟囔着。

李锦和乌仁哈沁进了蒙古包,乌仁哈沁升起了牛粪火,她示意李锦在火旁烤淋湿了的衣服。

兰色的火光幽幽地,李锦和乌仁哈沁的衣服像蒸笼一样腾腾地冒着热气,李锦感觉快要被烤熟了。

乌仁哈沁脸红得像草丛中的一种野花:不行,我是受不了了。把脸背过去,我要脱下来烤呀。快,把你的也脱下来,我一块给烤!

李锦:不,一会儿会干的,我能挺得住。

乌仁哈沁:你是不是准备一辈子不脱衣服了?脱!真该让狼吃了你!

李锦有些怕她。不情愿地、万分羞怯地脱掉了外衣。

乌仁哈沁:钻进被子里。

李锦嘟囔:不用你说我也要钻。

乌仁哈沁:把湿东西脱光!

李锦磨磨蹭蹭着:没事的,真得,我真得不想一丝不挂。

乌仁哈沁:脱!叫被子盖着,还怕羞吗?

李锦闭着眼睛不敢看乌仁哈沁脱成了什么样子,不知不觉中李锦竟然睡着了,梦里李锦看到一丝不挂的乌仁哈沁,她的身段长得匀称极了……望着这样的尤物,李锦突然有了一种冲动。这冲动似乎是在辽阔的草原、蓝天、白云、蒙古包、细雨霏霏之中……

李锦想,这样浪漫的意境中早就该萌生了,只是我却浑然不知,或者我不愿正视这个事实,抑或是理智把冲动修饰成了神圣?

乌仁哈沁似笑非笑着,那似笑非笑带着羞怯,这羞怯的笑带着磁性、带着浓郁的诱惑。神圣和理智显得苍白、显得虚伪了,我勇敢地抱向她,她没了,变得无影无踪,我大喊大叫。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