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杆子马14【原创】  

2014-10-11 07:27:59|  分类: 杆子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杆子马14【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公马的社会是个严酷的血腥社会。它们的统治靠强健的体力、靠野蛮。当那些败下阵来的又甘心给大公马当奴的小雄马想在群体里生存,只能协助头领维护马群的秩序,不能有一丝一毫分庭抗礼的情绪存在。而大多的小雄马在保护激情的战斗中全身而退远离了马群,即使它在出走前能说服几匹为爱情献身情窦初开的小雌马与它一起私奔,但小小的马队常常是狼群攻击的对象,而最终它们却难以存活。无论怎样它们都将在孤独和强烈的性压抑中发疯。马群的“婚姻”犹若封建中国的婚姻社会,女性的旱涝不均,这样的婚姻结构必然会导致这个群体性格的畸形形成。草原上经常能见到这样孤独、狂野、健壮、难以驯服的疯马。

五月的草原是一个情动的草原,到处都是呼唤和艾怨之声。

每当草原的五月,旷野之中母马如泣如诉的哀鸣彻夜不停。那艾艾怨怨的母马眼里充满期盼、渴求的神色,大有皇家深宫怨女的情势。

枣红马漠然目睹着马群从视线中远去。

枣红马似乎是无动于衷地望着远去的马群,它既不是雄,又不是雌,它永远不会理解其中情怀,也正因为如此,它享受着没有情欲的祥和没有情欲的宁静,像一个隐士一样在无牵无挂中深窥着生命的潜蕴。它似乎更注重饮食男女之外的精神上的超脱。

“闹闹”在草原上疯跑着。

李锦、枣红马、闹闹慢慢地走着,李锦的眼睛在草丛中寻找着什么。

沿着滦河继续着我的探寻。对马群的了解,让我久久不能停止我思想无序的流动。雄马间争夺权力的战争是血腥的,但正是这种血腥完成了马群为生存需要的合理化。雄马间战斗的方式是摧毁对手的性腺,让对手丧失反抗的内因,失去反叛的动机,甘心受奴役。

懒散的马群在草原中自由自在地游走着。

骟马的人为产生算得上人类征服自然的文明进步。这一切正像是几千年中国北方民族发展的历史:苍穹之下,人类和兽类进行着同样的演化。谈判取代了战争,对抗改成了对话,豪夺妆饰成了巧取,强权变幻为欺骗。人类走向光明的道路是那样的曲折、坎坷。进入文化状态的人们在创造物质文明的同时,精神文化掩饰了远古初民为生存的杀伐与现代人虚伪、贪婪、自私自利目的的一致性,而这一切被文化漂洗之后显得更可怕了。


李锦被父母押回了农场。

父母把我交给民兵连长曹猛当天离开了农场。我从民兵连长哪儿知道骑兵连已经解散了,战争不是儿戏,靠我们这伙“乌合之众”是不可能赢得战争胜利的。组建“乌合之众”的倡导者们以200匹马的代价想通了这个道理。

你小子没死?曹猛敲着李锦的肩膀,他十分的不解,十分的惊讶。活着好,没死就好。

曹猛肥头大耳,像一头其势汹汹独霸山林的古怪动物。

这该怎么办?这事弄的!曹猛嘟嘟哝哝。

李锦:怎么了?会判我刑?

曹猛:说不准。让他妈我想想,我们俩是一根线上的蚂蚱。我为你说了慌。

曹猛在地上踱来踱去。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