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杆子马22【原创】  

2014-10-24 07:39:53|  分类: 杆子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杆子马22【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李锦的家里,灯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地有些暗淡,李锦望着自己的女儿问:他是你的男朋友吗?

李原乾低着头,没有言语,只是点点头,

李锦:不可以,你长这么大,爸爸什么都依着你,这件事情不可以。

李原乾非常吃惊:为什么?就因为他是蒙古人吗?可是他很优秀,他比汉人一点都不差。

李原乾流泪了,眼泪顺着面颊不停的淌下来。

曹建华:女儿的事情还是要他们自己做主吧,都什么年代了,还要家长独断专行的。

曹建华给李原乾边擦泪,边说。

李锦几乎是疯狂了,高喊着: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

曹建华吓呆了。

李锦痛苦地摇了摇头:结婚以来,我发过誓言,好好疼爱给与我家的女人,给予我爱的女人,收容了我躯体和灵魂的女人。我做到了,我从没有对她发过这么大脾气。


脑包上一匹跟祥云一样的马远眺着,远处飘来一朵云,祥云高嘶着向云朵奔驰而去,顿时消失在草原的尽头。


新房的门上“喜”字非常新鲜,曹建华已经睡着了,李锦在呆呆地看着曹建华:从此一个女人的一生真真切切的与我连结在了一起,这不是乌仁哈沁的飘渺,虽然感觉得到,可是摸不到;也不是柳岩的虚无了,虽然看不到,可是知道,她就在那里,可是她不属于我。

这个女人却是如此真实,如此鲜活的,我倾听着她均匀的呼吸,望着她梦中眨动的双眼,还有略微翘起的鼻尖,和微微含着笑意的上扬的嘴角。

突然之间李锦的热泪潸然而下:我的心绪有了一份从未有过的释然和安慰,我的三个女人全部来自于草原,救过我的,我救过的,快乐的、痛苦的,最后,草原还给我一份平淡,他用无比的宽厚的心胸包容了我的所有。

最后给与我一份真实。一个真实的女人,一个温暖的港湾,我要好好善待她,不然怎们能够回答草原对我的恩情与怜悯。


类似祥云的马从远处跑回,一动不动地站在脑包旁沉思。


李锦没有睡着,他的眼前出现了当年的情景:

曹猛:你不要晃荡了,多大了?乌仁哈沁你已经找不到了,柳岩回了北京,不可能是你的女人,我亲自到柳岩的家提媒,她的父母根本不会同意,而柳岩又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你就娶建华吧,他是我的女儿,我同意,她也同意。

曹建华醒了,她迷惑地看着李锦:你还没有睡,是为了女儿的事情吗?

李锦:他是乌仁哈沁的儿子。

曹建华听到李锦说海日是乌仁哈沁的儿子,平静地,但还是没有掩饰住吃惊:我知道乌仁哈沁,她是个善良宽厚的女人,爸爸讲过,你也讲过,我也知道你和乌仁哈沁的故事,我知道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你的心里占一个地位,我没有嫉妒过,我幸福着,因为你是一个不忘情的男人。可是你不能拿女儿的事情开玩笑,这不是真的,即便是乌仁哈沁的儿子,有什么不可以娶女儿呢?

李原乾也没有睡着,她听到了爸爸、妈妈的话。

李原乾:乌仁哈沁是谁?是他的母亲?

李锦和曹建华都没有做声。

李锦心中奔腾着:我无法向女儿解释,那是我的秘密,那也是我无法启齿向女儿透露的往昔,不是我羞于我的这段感情,而是……可是我要什么理由拒绝女儿的要求呢,从小到大我没有拒绝过女儿的任何要求……可是,这次她的意愿,我却不得不去违背,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商量余地,我知道,这是多么残酷的决定呀。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