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杆子马13【原创】  

2014-10-09 07:47:59|  分类: 杆子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杆子马13【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李锦望着被红色包裹的枣红马,打了一声口哨,枣红马飞快地从缺口处跑了回来。李锦给枣红马备鞍子,然后骑了上去。

感受着这块土地的古老。

滦河的河道越来越宽也越来越曲折了,初升的太阳暖暖地在蜿蜒的河水中熠熠闪光。众多的鸟禽在河边洗浴。那些沉睡了一夜的野兽也站在河边喝着水,一边望着远方若有所思。

枣红马兴致很高,沿着松软的草地用急碎的小步前进着。

这种小走使人感觉很舒服,像是一个按摩师在按摩着我浑身的骨骼。“闹闹”不识时务地乱叫着,不知在显示着什么,也不知在喧泄着什么?

不远处是一群没人管束的夜马群,此时它们还在眯着眼睛打盹。两匹体格健壮的母马在远离大队处跟一匹长鬃几乎拖地的公马调情,

两匹偷情的母马鬼鬼祟祟、小心翼翼,情绪显得非常压抑。因为母马和公马知道这时候的忘乎所以会激起整个马群的沸腾和失控,尽管如此,偷情的马最终没有有效地克制住自己的情欲。淫味四溢,昏昏欲睡的马群像是听到一声号令从草地上爬起来,来不及抖抖身上的草屑,便嘶鸣起来,狂奔乱走。

那匹犯规的公马向着远方驰去,整个马群像一股飓风猛地卷向逃遁的公马。

大凡这类马群公马只有一两匹,是管理马群的头领,如果公马多了,只能导致马群的分裂。在雄性的儿马成长为头领前,小雄马要经历多次的血腥激战,才能确立自己的地位,而这种激战发生的周期很快,因而淘汰率也极高。


在草原上,在雨天,在风和日丽的天气,李锦骑着祥云在奔跑着,就这样李锦在乌仁哈沁的蒙古包里住了半年。

李锦和乌仁哈沁伙骑着马在奔跑。

乌仁哈沁:你会爱我到永远吗?

李锦:会。是你救了我,是你收留了我。

李锦和乌仁哈沁从马背上纵进草丛,草丛的花儿在摇晃。

乌仁哈沁郁郁地:我的阿爸、阿妈就要回来了。不能让他们知道你在这住了半年。

乌仁哈沁躺在李锦的臂弯里,软软的手在李锦的赤裸裸的胸上游来游去,

李锦:那怎么办?

乌仁哈沁:最好的办法是让你的父母来我家求婚。

李锦:你的阿爸阿妈会同意?

乌仁哈沁:一定会。他们认为那是对他们最大的尊重,因为你是有文化的汉人。

李锦:我不想离开你,我自己不敢回去。

乌仁哈沁:我也不想。来求婚,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李锦把手伸进枕头旁边的军挎包里,摸索了一阵,叫乌仁哈沁闭上眼睛,当她睁开眼睛时,一个佛坠戴到了她的胸前。

李锦:这是我们家传的宝贝,我不敢戴,因为这是属于封建迷信的,可是我妈妈告诉我了,这是我的命,所以,我从不给人看,这就当是我的定婚礼物了。

乌仁哈沁拿着佛坠子看着。

李锦:这个佛坠子,据母亲说,虽然翠的颜色很浅,近乎于奶白,不属于最上品,但是,它的最珍贵的地方是佛座的莲叶上,第二瓣叶子是湛绿湛绿的颜色。很是奇特。

乌仁哈沁亲吻着李锦的佛坠,又亲吻着李锦。

这是个不眠之夜,这是个狂欢之夜,这也是个冥冥中悲情的一夜,可是我们竟然浑然不觉,放纵和狂热扫荡了一切,我们的脑海中变得一片空白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