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无峰驼文学拼盘(5)-人物【原创】  

2015-01-30 09:47:38|  分类: 文学拼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峰驼文学拼盘(5)-人物【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我不知道曾经写过多少人物,粗略估计大概千人,大几百人?我真的没有统计过,今天早晨出去遛弯,看到原野的萧瑟,突然冒出:跟这些大大小小的人物见见面?嗯,也好,于是乎,开始梳理起来,当然梳理是很难的,循序渐进吧。

  巴图仁策肯定不是我的第一个人物,瞎二舅也不知道是第几个,在整个人物里他们算作有名的,还是无名的,算英雄,还是平常之人?其实都是仁者见仁。也许是突然的心血来潮,多少年信守的低调,今天终于按捺不住了,看来我的肤浅最终还是显露了出来,出来就出来吧,低调的昨天告诉显露的今天:就这样吧,只要不是吹,只要是你的真实,真实地显露也不是肤浅。“聊以自慰”半天也是甜甜的良药,慰心疗体。

   对于文学,或者对于写作无峰驼不敢懈怠,他有自己的理论体系,也有自己的追求,他在《关于题材的选择与构想》如是说:

   题材,要选择不被注意的冷门,走“冷僻”的路子。千万不可模仿、克隆,坚决杜绝“追风”。题材的模仿,克隆就是把作品推向了死亡,即便是不死,也是一个舶来品,毫无意思也没有文学价值。

   题材没有大小,小题材可以写大,大题材也许写小,这一切的决定在于作者的胸怀、文学素养与文学功底而决定的。(待续)


  巴图仁策(人物1)

  就在这一年的五月里,一个平平常常的夜晚,新疆境内最靠西部的伊犁河谷腹地再度大雾袭来,来势凶猛。浓雾之中风景人物看上去都显得那么失真走形,连人们的喊叫声听上去也是古怪的。散居在这里的土尔扈特部落的蒙古族人出出进进,探头探脑。样子小心翼翼,紧张惊惧。小孩子都被严令不许迈出蒙古包一步。越来越大的雾似乎把他们弄得更加心神不安了。有人在尝试着点起一堆已经架拢的篝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失败了。

  就在这个时候,巴图仁策的一声嘶吼把大家吓了一跳。过了好长时间才有人问:谁?

  巴图仁策从雾中钻了出来,答道:

  看得出来,恐怖和绝望就像这弥天大雾一样又湿又凉地浸透了人们的肌肤。胆子小的早就溜了,胆大的也不由自主地把手按在刀鞘上。

                                                                    ——长篇《无峰驼》

  瞎二舅(人物2)【如果狗也算人物,那么“花儿”是(人物3)

 土城墙的豁口像淬了火的锯齿。

 瞎二舅蓬乱的非常有特点的山羊胡子被太阳染成了桔红色,在微微的风中飘动,带着不可抑止的潇洒。

  不管刮不刮风,下不下雨;不管太阳明亮,还是太阳被浓云遮住,每天傍晚太阳落下山时,瞎二舅总是要磕磕绊绊地爬上破城墙西北角他亲自建筑的那个破城堡上睁大那只早已没了作用,且已变成兰为底色,夹杂着斑点的眼球望着太阳往下落的大敖包山眨巴良久,另一只没有水的扁眼带着秃而矮的眉毛的眉骨努力地配合着那只夹杂着斑点的眼球费力地蠕动着,像一只毛毛虫在艰难地爬着,那爬动让他的脸非常地原始与生动。

  一条叫“花儿”的狗吠了一声,很惬意,很朦胧,很辽远。

  瞎二舅两只被阉了蛋的其中一只叫“花儿”的狗昂首站在锯齿处沐浴着火一样的晚霞,抑或是在膜拜着夕阳下山时与大地相撞时那一刹那间震撼的快感。

                                          ——长篇《野蒿子》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