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我爱马,因为我是好骑手4【原创】  

2015-12-22 06:19:54|  分类: 我与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爱马,因为我是好骑手4【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后来我不教书了,到了病马厩跟兽医学治疗牲畜,农场的病马是喝奶子的,有一个专门打奶子的工人,他骑了一匹体格硕大的马,这匹马的屁股上没有烫号,我靠近了马,这匹马对我非常亲近。农场的马是必须烫号的,我猛然醒悟了,这匹马就是我救的那匹小马。那个时候病马厩有一峰骆驼,我跟那个打奶子的工人商量我就骑马,他骑骆驼吧。

那个工人是不怎么会骑马的,这匹马在我的调教下成了这个农场最快的马,我是一个好的骑手。

后来不管是我教书,或者是搞管理,我都有一匹马,而跟那些马们都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也许正是 有过这样一段不平凡的经历,此生对牲畜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爱恋。以故我的所有作品里牲畜都是我必须写的,马、狗、毛驴、骡子、狼、羊。我把它们当做人去写……

那匹红色的高头大马一个直立没能把钻地鼠摔下,狂啸了一声,在前腿刚一落地时,后腿一个蹶子趵起,这一次钻地鼠晃了一下,不经意地用手扶了一下前鞍鞒,贴在了马背上,同时他把嚼纲移向左手,右手只一晃,手腕套的马鞭抽向红马的“浅窝”。

——长篇小说《大辽太后》

“雪里白”在用前蹄踢死那只狼的同时,两条前腿来了个九十度的大转弯,跳到“小八子”身边,向逼近的三只狼发起攻击。“小八子”转过身来,对着刚才扑向“雪里白”的那只公狼。那狼好像很害怕似地一步步地后退着,“小八子”得意极了。一步步紧逼。双目放射着凶残的光。突然,那只后退的狼一跃而起,只见“小八子”身子一晃,一只耳朵血淋淋地叼在了狼的嘴里。“小八子”疼得噢地大叫了一声,这时正好“雪里白”冲过来,那只狼只好叼着“小八子”的耳朵退下去了。

“雪里白”用嘴舔着“小八子”还在流血的耳朵,“小八子”委屈地唔唔叫着。

顿河马似乎很是恼怒,在道尔基没有参入前它的腾跃是潇洒的,自如的。在道儿基参入后,它腾跃的潇洒中注入了勃勃野性;自如之中注入了凶辣。它高啸着,眼中放射着骇人的红光,像铁一样硬的蹄壳划动着凛冽的风在空中欲图把安哲、道尔基劈下马来。

顿河马对于马背上的达木素已愤怒至极,它连蹦带跑,连窜带蹲。达木素像粘在马背上似的,还有些悠然自得。

大概顿河马已感到这样的愤怒这样的狂跑是无益的,于是它狂嘶了一声,前腿直立而起,五尺长的鬃像扇面一样向两边炸开。

达木素纹丝不动。折腾了几下顿河马没能把达木素摔下背来,于是它又前腿腾空而起,在前腿即将落地时,后腿脱离地面蹶起。这一招刁辣,一般骑手难以招架。果然,达木素被摔到马脖上,两脚已经悬起,只有两手依然攀着马脖子。众人发出惊呼。当顿河马后腿刚一落地,再准备实施其他动作时,达木素又跨在了马背上。安哲提起来的心放回原处。道尔基、安仁山、润香子也都长吁了一声,屏息观看事态发展。

“咴儿——”一声凄婉的马嘶在黑土洼送葬的队伍的嚎啕中响起。

“雪里白”挣断了缰绳从城门中冲了出来,向墓地飞奔着, 它的后面是与安哲生前形影不离的“小八子”。

“雪里白”一到墓地,用前腿使劲创动着打坑子挖出来的新土,口中呜咽着,像人的哭泣。“小八子”后腿沉重地蹲在墓地坑边,呆呆地看着这稀奇古怪的一切,不时地轻轻地吠上一两声别具一格的无可奈何。它的声音是尖细的,失去了往日的宏亮。

“雪里白”还在拼命地刨着土,湿漉漉的土纷纷落入墓穴之中。

“老二,让雪里白给爹陪葬吧?”安仁山实在不忍这样看下去,对身旁的二弟说。

安仁泰点了点头。

“不!不能!大哥!”润香子猛地扔掉了丧捧,向“雪里白”跑去。她抱住了“雪里白”的脖子,“大哥,不能这样,它救过爹的命呀!”

“我知道。”安仁山此时流下了眼泪。

润香子哭着说:“把它给我吧。爹死了,也算给我们留下点纪念。”

“它跟吗?”安仁山问。

润香子把“雪里白”的断缰绳攀到了它的脖子上,然后轻轻抚平“雪里白”头上碰破了的皮。“雪里白”哼哼着,亲热地蹭着润香子。“它会的!”

“那就给你吧!”安仁山低低地说。

棺材终于抬来了,唢呐又开始起劲地叫着。纸扎的东西点着了,火焰冲向了半空。送葬的人们满满跪了半山坡。“雪里白”离开了润香子站在墓坑边,“小八子”在它蹄边蹲着,低垂着头。

——长篇小说《无峰驼》

杆子马守护着一个长满荒草的坟墓,坟墓的石碑上刻着“乌仁哈沁”。杆子马深情地看着,眼中飘着乌仁哈沁的红色丝巾。

杆子马呼啸了一声,向草原的深处跑去,随后又跑了回来,站在脑包边,望着远方。

远方是乌仁哈沁曾经唱过的歌。

杆子马的眼中很湿润。

——电影《杆子马》

我塑造了不同的马,它们与我的人物融为了一体,它们与环境融为一体,我说过:如果我的动物们是干瘪的,我就愧对了我的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