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无峰驼文学拼盘-人物(16)【原创】  

2015-03-25 11:27:56|  分类: 文学拼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峰驼文学拼盘-人物(16)【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无峰驼对于作品是习惯“叭咂”的,“叭咂”就是品味,“叭咂”也是欣赏,那我们就稍微欣赏一下,以解除精神的疲劳。

不管刮不刮风,下不下雨;不管太阳明亮,还是太阳被浓云遮住,每天傍晚太阳落下山时,瞎二舅总要爬上破城墙西北角古代留下的那个破城堡上睁大那只早已没了作用,且已变成兰为底色,夹杂着斑点的眼球望着太阳往下落的大敖包山眨巴良久,另一只没有水的扁眼带着秃而矮的眉毛的眉骨努力地配合着那只夹杂着斑点的眼球费力地蠕动着,像一只毛毛虫在艰难地爬着。

二舅的形象描写:这个二舅怎么了,他的内心想着什么,命运对他,土城对他等等问题让读者想知道。

两只眼睛的细微刻画。“配合”一词较传神,那就是二舅内心的激烈,而这激烈是“每天”,不管什么天气……这样的人物是不是立体了,就耐人寻味了?

一条叫“花儿”的狗吠了一声,很惬意,很朦胧,很辽远。

狗的出现,而且叫花儿,俏皮的名字与一个怪人瞎子,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与对比。而叫声“很”……

瞎二舅两只被阉了蛋的其中那只叫“花儿”的狗昂首站在锯齿处沐浴着火一样的晚霞,抑或是在膜拜着夕阳下山时与大地相撞时那一刹那间震撼的快感。

昂首的狗,立刻狗成为了人的描写,也只得给予它人的思维了。

“阉了蛋”的这个做法,让读者对瞎二舅产生了诸多的猜测,为什么要把狗弄成这样?二舅的心理变态、病态,还是什么?二舅的残忍等等不一而足,让人尽情去想,去思考,拓宽想象的域。但到此时我们不能对这个瞎子漠视了,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瞎子。

无峰驼《创作谈》如是说:平面的描述,只是完成了故事的叙述,只是告诉了故事的来龙去脉,但没有立体,没有立体效果,立体应该是我们为文的对自己的要求,起码的要求。

看来这个瞎二舅无峰驼得心应手的人物,索性咱就看看这瞎二舅出什么幺蛾子?

 

 

瞎二舅(人物2

大公鸡狸狸猫:(人物46

大狗:(人物47

 

瞎二舅竖着耳朵听,确实没有了任何声音,他才蹲了下来,哆哆嗦嗦的手抚摸着蹲在鸡窝门子的大公鸡,然后抱进怀里拍着:“我知道你就不肯进窝,为什么非要等我?乖乖。”

“狸狸猫”嘴里“咕咕”地低声呢喃着,这呢喃感染的瞎二舅的声音有些哽咽:“乖,我要是突然死了,你该怎么办?靠那个傻孙?那个傻孙连个老婆都不会娶,靠他,你们就喝西北风吧。”

 

 

春天。草原的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二舅像一个得了魔怔的人,几乎是发疯般地在草原上跑着。突然的一天他蹲在了地上,用双手刨着草原黑黝黝的土地,然后捧在手里笑了。

他的笑迷人,他的笑灿烂,他的笑有几分意味深长,他的笑光怪陆离,他的笑震耳欲聋……二舅那各种成分的笑在草原上的各个角落里久久地回荡,久久地漂浮,久久地凝结在碧蓝的天空上……

二舅笑罢,把大狗搂了过来:“伙计,咱们要干一件别人没有干过的事情,这个事情开天辟地,千古未有。我要像我爹一样富有,我要像我爹一样富有!”

大狗“汪汪”地叫了几声,表示愿意接受二舅的任何差遣。小狗们不知所云地“汪汪”着,那“汪汪”声比起它们的母亲来显得幼嫩了许多,但补缀着莫名其妙的兴奋和雕塑着莫名其妙的悲壮。二舅紧锣密鼓地实施着他野心勃勃的“开天辟地”;二舅义无返顾地憧憬着他异想天开的“千古未有”。这是一幅斑斓多姿、波澜壮阔、泣鬼憾神的今古奇观!

                                          ——长篇《野蒿子》

 

劳布森(人物48

长发(人物49

张一楼(人物5

小八子(人物50

 

劳布森听到有动静来到大厅,他刚一进大厅听酒客要吃狗:“你们不是敢吃人吗?先吃了我!”

“你是谁?”

“狗的主人。”

长发汉子放声大笑:“你只不过是客栈一个放牧的。充什么大尾巴狼。赶快把狗牵来,不然,爷们活剐了你。”

劳布森冷声一笑:“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本事了。”

长发披肩的汉子猛甩出一把刀,直朝劳布森飞去。劳布森一甩手中的软狼皮鞭,把刀缠住,陡地一甩,刀深深地插进披肩发汉子面前的桌子上,披肩发大惊失色。尔后,他醒悟过来,似乎觉得刚才丢了人,猛掏出枪,对准劳布森:“老子要了你的脑袋。”

“老兄不要动怒,有话慢慢说。”张一楼急忙挡在了劳布森的面前,对长发陪着笑。

披肩发不屑地哼了一声。就在这一刹那,一道黑影闪电般的从劳布森身后跃起,扑向披肩发。披肩发没反应过来。手腕便被小八子狠狠地咬了一口,披肩发怪叫了一声,丢掉枪。小八子立刻把枪叼到劳布森身边。其他汉子猛地踢翻了桌子,齐向劳布森扑过来。

                                   ——长篇《野蘑菇》


老贼胡(人物18

那狼大模大样地瞪着两只眼睛滴溜溜地在“老贼胡”和“老贼胡”母亲身上移来荡去。当“老贼胡”看它时,它正用右前爪掏着塞在牙缝里的肉,还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老贼胡”嗅到了一种气味,这气味是他身上惯常有的,当他刚嗅到的那一刻,他跳了起来,像一条刚出窝的雏狗向狼扑去。那狼慌忙放下前爪准备迎战。“老贼胡”身上翻穿的皮袄像哨一样的响着,狼叫了一声跑了。直到他和母亲把骨架埋入土中,那只比他还高出半头的狼再没回来。从那以后“老贼胡”日夜磨着一块尖利的石头,准备寻找狼报仇。说来也怪,他每天在野滩里寻找狼,狼却神差鬼使一样在黑沙图周围消失了。“老贼胡”被仇恨燃烧着、灼烫着。他变了,变得沉默寡言,每天坐在滩里傻呆着,他不知道自己想些什么,母亲也不知他想些什么。

                            ——长篇《荒原狐》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