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无峰驼文学拼盘——人物19【原创】  

2015-04-10 16:02:47|  分类: 文学拼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峰驼文学拼盘——人物19【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无峰驼在写了十年散文后,才写小说,而“景色”对于散文是必备的,写小说后景物如何处理?这是一个很难舍弃的过程,如何办?能不能舍?《无峰驼创作谈》如是说:景物的描写在小说里不是单纯的描写,单纯的描写是没有意义的,是营造,营造氛围,烘托气氛,环境,人物的内在感情、情绪。是给人物创造适当的环境,做适当的事情,营造这样的氛围,做这样的事情,也可能是暗示一种事件的潜在出现,作品的格调。

描写是为了刻画,刻画不是单纯的人物刻画,包括小说的各个元素都需要语言构成塔。

一段景物描写放在故事情节里出现,它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彰显生命与动感的不可替代。

李顺廷(人物15)

娜娃(人物55)

这天晚上,夜黑得要命,但异常的温柔,温柔得简直叫人难以入眠。李顺廷像平时一样经心喂好幼驼,又把一言不发的娜娃安排在小客店一间很幽静的屋里。他敞着怀,任有些凛冽的风肆意地吹拂着他滚烫的胸膛。一边默默地喝茶,一边倾听着那峰幼峰的美妙嚼草声。

李顺廷磕掉了烟锅中的余火,向那间僻静的小屋走去,他推开了虚掩的门。娜娃显然很高兴,她拉着李顺廷的手坐在了炕边。

“我是……我是来问一问明天就要到乌里雅苏台了,到了乌里雅苏台该怎样安顿你,一个独身女人再返回商道是不行的。”

“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感谢你一路对我的照顾。我不会去了,我也是到乌里雅苏台的。”

李顺廷一把揪住了她,把她拖到他的跟前,使劲地推搡着、摇晃着,两眼急遂地在她的脸上寻找着已经紊乱了的记忆。希望从眼中的每个部位释出,升腾着、燃烧着。

    娜娃紧紧地盯着李顺廷眼中的希望,当那希望升到顶点时,她看到了希望之光中参含着的犹豫,冲荡进来的失望:“骆驼黑子,跟我在客店多住几天吧!”

   李顺廷推开了娜娃,命令:“再说一遍!”

   “在吧!骆驼黑子。跟我在客店多住几天吧……”没等她说完,李顺廷已把她举过了头顶,“真的!真的是你?”

她还像二十多年那样,像一盆熊熊燃烧的火。李顺廷还是像二十年前一样爱得如火如荼,还是那样不知疲倦,如虎吼狮啸。虎吼狮啸终于平息了。

                                     ——长篇《北国狼》


安哲(人物56)

安哲在一个挂着“十”字灯笼的药房敲开了门,把一位戴着老花镜、翘着山羊胡子的医生领进白颜江的院门,听到了百灵子的哭声。 他没有进屋,而是朝巷口走去。

安哲的内心沸腾着这样的花语:我该离开这里了,与白颜江的合作压根就不可能存在,险恶的世事轻而易举地打碎了一个本来就不坚固的梦,但是它为我掀开了我骨子里、精神中做了很久的那个绚丽的梦的帷幔。这时我的心像水一样恬静,而我的脚步也在刹那间沉稳了许多。我要离开这个地方,去寻找我的追求,我做了很久没有醒的梦……我要去白颜江说得神乎其神的坝上草原。

爆竹在朦胧的山城有气无力地响着,

安哲回过头来, 望着这个不知与他有缘还是无缘的城市,脑子里浑浑沌沌。他不知是怎么沿着崎岖的山路向前走的,当太阳升起时,他看清了周围是高耸的大山,再回过头来,那座城市就在脚下。他惊了一身冷汗,撒腿顺着那条崎岖不平的路跑去。

                                       ——长篇《无峰驼》


窑沟台的东面有两座山:一座山直上直下直刺天宇,颇有些挺拔,而且有些真正意义上的怒发冲冠,窑沟台的人们叫它“天公”。神奇大自然似乎为了证实窑沟台人们为它冠名更为形象的合理性,在很有肉感的“天公”下方竟然有两座圆圆的小山,小山上长满了绒绒的细草,窑沟台的人们叫它为“卵子”;另一座山与“天公”遥遥相对,它不高,仅仅有“天公”的三分之一。而奇就奇在这座四周凸起,中间低洼的山长在了像是女性柔软腹部的一溜漫山坡上。更为不可理喻的是洼地的偏上又长了一座比外沿略低的小山,小山长满了粉红色的茅草。这茅草不管天旱不旱,它都是那么鲜嫩和生气勃勃。窑沟台的人们给这座山冠名为“地母”。

据窑沟台的几辈人的口碑相传:说是大约三百年前给皇帝唱御戏的一位多情男子,领着对他如醉如痴的五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冒着千辛万险来到了这里。那如花似玉的美人们和多情的男子立即迷上了这块地方,他们毫不犹豫地在被现在的窑沟台人称作为“地母”那块又凸出来的长满了粉红色茅草的地方居住了下来。他们认为人生短暂,于是乎他们就忘乎所以地不分昼夜地男欢女爱起来。可叹不过一年这位多情的、健壮的男子萎缩了。在他临死前,他告诉五个光彩照人的女子应该离开这里,这是一个淫荡的、让人迷乱心性的地方。他告诉她们,这两座山分别是男女的生殖器,他告诉了她们后就死了,没有丝毫的悔意。

那五个光彩照人的女人把她们共同的情人埋在了“天公”旁,她们忘情地抱住很有肉感的“天公”嚎啕大哭,然后她们回到了粉红色的小山上住了下来,她们给这里起名叫“窑沟台”。不久,朝廷颁发了命令要在这一带开荒筹备军备,于是士兵、商人,开荒的农民、逃匿的歹人,老的、小的,三教九流纷沓而至,窑沟台空前地繁荣了。

空前繁荣了的窑沟台被世人熟知,一首歌谣记录了它的繁荣和被人熟知的程度:

 

“窑沟台,窑沟台,

家家挂着卖x牌,

这牌不是黑心店,

有钱没钱都可来。

人说廉耻还说羞,

老天为什么要降下个男女来?

游荡的人们好寂寞,

行路的旅人真艰难。

窑沟台给你一曲暖心的歌,

窑沟台给你一碗清亮的水,

窑沟台给你一座奶头的山……

           ——长篇《荒原狐》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