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无峰驼文学拼盘——人物20【原创】  

2015-04-11 06:40:32|  分类: 文学拼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峰驼文学拼盘——人物20【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对于文学,我以为一定真诚,你真诚多少文学就回馈你多少,你三心二意文学对你也三心二意。我还以为一个写作的人应该标定自己的目标,那就是有能够说服你自己的文学理论,文学理论一定是包含了你的世界观、追求、信念、美学、德行、品端等等的“大社会”构架,大社会存在,大“综合体”。这些决定你的成就,一些人与另外一些人都发表了作品,都出版了作品,但作品的质量是千差万别的,那就是对文学的真诚与清醒。

《无峰驼创作谈》如是说:

一个好的作者应该具备什么素质?我以为应该具备文、史、哲的积累与“观”,历史观,哲学观的“一统”。

文学是语言文字的艺术,是社会文化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文学是由语言文字组构而成的,要开拓无言之境,这是文学之上乘。

提到这个问题首先要解决的是“观”、“点”=观点;“念”=观念的概念。

观,谛视也。

观点:观察事物时所处的立场或出发点,形成的概念、看法。

观念:客观事物在人脑里留下的概括形象。

观念、观点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它决定了他作品的“向”,走向,方向;“视”,就是给人的视觉,传递给读者的信息。给人达知的主题,美学概念等等。

文,是指文学素养,文学积累,文学风格,文学精神,文学功底,文学感觉,文字驾驭能力等综合水平,与综合运用水平。

 

土:一条领袖级的狗,叱咤风云、威风凛凛(人物34

二舅(人物2

见弟(人物33

抢弟(人物57

 

“土”嗅着见弟,见弟把手里端的盘子摔在了地上,见弟蹲下收拾,“土”吃着她手里的东西。见弟不敢噢叫,流着泪给“土”赔着笑脸:“你别咬我,咬了我连嫁都嫁不出去了。你不知道我们莲花滩的女孩子多……呜……一个傻男人就能找一个好看的女子,我可不想嫁给傻男人——呜——”

二舅又一次乐了,把他的枪靠在墙角:“土,别吓着她们。小丫头,我听他们叫你什么?”

“见弟。”

二舅问另外一个:“你呢?”

几个女孩不敢说话,见弟指着她们:“她叫‘叫弟’,这是‘换弟’,嗯她是‘抱弟’,呵呵,她呢叫‘哄弟’……”

二舅开怀大笑,狗们看在二舅,饭馆的人们看着二舅,好容易二舅止住了笑,问见弟:“有没有叫抢弟的?”

一个小虎牙的小女孩畏畏缩缩地,惊恐万状地看着二舅,当二舅问有没有叫抢弟的,她才嬉皮笑脸,有点楞呼呼地说:“我叫抢弟。”

二舅歪着头,笑容可掬地:“你妈给你抢来没有?”

“没有。我妈又生了一个喊弟。”

二舅大声笑:“好,这个地方好。”

——长篇《野蒿子》

奥克:鸡的部落首领,一个中西合璧的杂种(人物22

他从住室,不,严格的说是宫殿。艰难地迈开双腿,还准备像以往一样举起两个蒲扇一样的翅膀责无旁贷地扇动清晨凝固了的雾气。

他力图麻利地抬起那使多少雄性胆寒的利爪, 在空中弹跃一个椭圆形的咄咄逼人的光环。可是,他无论如何抬不起那像灌了铅一样的腿和伸不开那张牙舞爪的爪子了。他丧气地低下了奇大无比的头颅,以及与头颅相映成趣的头冠。

曙光跃跃欲试着,似乎在等待着他的第一声啼叫。他看了看四周的寂静,冷静地驱赶着急躁,冷静地调整着情绪。在一切他认为可以腾跃时,他毫不犹豫地展开了双翅,嗬——漂亮!飞上去了,还是昨天的地方,还是过去的高度——那是一堵低矮的墙,可是对于他们来说那无疑是伟岸的高耸。他丝毫不敢沾沾自喜,“唰唰!”两个优美协调的“二级跳”。他又一次以一个部落统领的高贵姿态跳上了昨天的高度。尽管晃了几晃,尽管有一点窒息,尽管有一点力不从心,但终于远离了失败后将会袭来了的绵绵不绝的悲伤。虽然他知道这腾跃可能是暂时的,但得到了暂时的腾跃也宽慰着此时此刻的心境,也依然是珍贵的。他用一根根犀利的爪紧紧地扣住昨天,何止是昨天?扣住他7年来惯常抓住的地方,这是根不粗不细,质地还不错的稍微有些弯曲不死不活的柳树、也许是7年来风雨剥蚀的缘故,这根柳树竟被抓下了几条看似纷乱但很有规则的沟痕。

他抖了抖黑中泛绿的脖子,以部落统领的眼神望着东方的鱼肚白,以及被鱼肚白揉染成玫瑰色的宫殿。责任赐予奥克的自信在悄然中恢复着、滋长着、漫溢着。

自信,是支撑人躯体的精灵。奥克容光焕发地弓起了已经是一触即发的脖子,用丹田中残留的刚刚补充的气流,啼出了今天的第一声:

“咯~~~~~~哥儿~~~

他又一次地惊呆了,这啼叫丝毫没有疲乏的羁绊,更没有衰老的迹象。一切是那么自然,那样顺理成章;这啼叫是那样气足而圆润,是那样的委婉动听,是那么的关键,是那么的举足轻重……他真的惊呆了,这啼叫在今天的他听来是空前的嘹亮,当然也不可能不带来空前的效果。

或许过去奥克在过分的自信中迷醉着,没有真正地品味这美妙但不乏惊心动魄的啼叫,或者是今天出现疲乏才真正地调整了听觉的最佳捕捉功能听到了世界上最威武的阳刚之声。他,忘乎所以地醉了,情不自禁地晕了,理所当然地昏了……

醉了的,晕了的,昏了的他还在不折不扣地继承着老奥克的固执,长久地,饶有兴趣地咀嚼着那声具有三日绕梁不绝的余韵。特别是尾音的“哥儿~~~”,是那样的柔美,又是那样洒脱般地恰到好处和不可比拟的时髦。

这一声饱受疲乏折磨后,惊恐未消的战战兢兢的啼叫把清晨浓浓的雾撬开了一条缝隙。一缕血红的光柱射了出来,刺目、耀眼,奥克感到了号召力的不巧和伟大。

这一声值得称道的啼声刚落,远处的,近处的“父系社会”中的各个部落的雄性,受到了奥克的这声史无前例啼叫的刺激,争先恐后敞开了各具特点的嗓门。

“领导潮流!哼,奥克就是奥克。”奥克昂首挺胸地确定着心中的英雄情结。

高亢的、沙哑的、尖细的、粗犷的、娇嫩的、颤颤巍巍的、断断续续的,似噎非噎的、娘们腔娘们调的,似唱像吼的,老太监小太监中太监般的啼叫,迎合着奥克的啼,组成了一支南腔北调,五味俱全的乐,而其中叫的最欢,最高,也最无规律的是那些刚刚褪掉胎毛的小雄性们吼出来的,说出来的,吟出来的,唱出来的,哼出来的。虽然其中也不乏有婆婆妈妈、磨磨叽叽的啼,但今天在奥克听来,虽然很不成熟,但饱含着不可一世的倔强,一种威胁,一种抗争,一种综合了各种素质组成了流动着的无法阻挡的逆力……

奥克不太情愿地想到了从来无暇回顾的过去……过去,是这样的?自信的反馈是深思,奥克虽不情愿,但还是把思绪的起点放在了他出世的第一个冬天……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