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无峰驼文学拼盘-人物23  

2015-04-26 06:07:23|  分类: 文学拼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峰驼文学拼盘-人物23 - 无峰驼 - 无峰驼

 

对于文学的懈怠便是对自己追求的懈怠,无峰驼不敢懈怠,故此在不断地在自己的作品中实践自己的文学追求,《无峰驼创作谈》如是说:

文学素养是指人内在的素质,一般情况下是指在文学领域,如诗歌、小说、评论等方面的综合能力。

文学风格就是作家创作个性与具体话语情境造成的相对稳定的整体话语特色。

文学风格是主体与对象、内容与形式的特定融合,是一个作家创作趋于成熟、其作品达到较高艺术造诣的标志。

作家作品风格是文学风格的核心和基础,但也包括时代风格、民族风格、地域风格、流派风格等内涵。

文学风格,是文学活动过程中出现的一种具有特征性的文学现象。文学风格主要指作家和作品的风格,既是作家独特的艺术创造力稳定的标志,又是其语言和文体成熟的体现,通常被誉为作家的徽记或指纹。文学风格既涉及作家的创作个性和言语形式,也与时代、民族、地域文化有关系。

关于文学精神,我是特指精神在文学中的反映、作用。精神,它是人内在的一种意向性存在,是人的理性与感性诸多心理因素的有机统一,是人不断超越自我、完善自我的一种心理活动过程。

在此我欣赏的是“超越”与“完善”,由此而定,精神的价值不同于物质的价值,它是内在的、本体的、不断超越自身的。

文学艺术的创造活动是文学艺术家的精神活动,文学艺术的精神性价值应当是其自身最为内在的、基本的价值所在。


楞考(人物9)

尹梅(人物71)

愣考的狗(人物78)

愣考敲着牛头骨在院里摇摇晃晃着:“没事喽——今天平安喽——”

愣考已经半醉,但牛头骨敲得还是很有节奏,他到了尹梅的门外,歪着脑袋听了听,解嘲般地骂自己:“窝囊,你他妈来睡女人,喝那么多酒干什么?喝成了死猪还能干事?哼!”愣考照例有板有眼地敲着牛头骨骂着自己:

“扫兴!不让爷过过耳瘾?”说完还是用那个小调唱:

“哎嗨呀,谁说是小尹梅没有情意,她那勾魂的叫声,甜言蜜语的小舌头能把人甜死,尹梅哎,你可要对得起那个痴情的汉,我他妈偏偏有一个鬼不敢看的婆姨……”

愣考晃回了窝棚,独自喝着酒,那条狗眼巴巴地看着他:“伙计,你是不是也想喝一口?”

狗哼唧着,愣考把酒葫芦塞进了狗的嘴里灌了一口,狗叫了一声,跑向了一边,一会儿狗睡着了。

“好,你也喝酒?还喝醉了,你醉了,我也得醉,不然我愣考不是个东西!”

愣考扬脖喝光了酒葫芦里的酒,倒头睡去。

                                                              ——长篇《野蘑菇》


狸狸猫:一只骄傲的大公鸡(人物46

 

在头道渠的城内东北角有一座半塌的土地庙,不知何因,它事实上是塌了,然而没有塌到底,屋顶不知何因被埋上了厚厚的土层,远远看去,它只是一个长满草的荒丘。傻舅姥爷下了船到土地庙上了香,往回小跑着。

“咯哥儿——”

“狸狸猫”的第三遍啼叫悠扬、美妙,更为绝伦的是尾音部分往上那么一拐,像是冲上云霄的仙乐,曲曲折折,似真似幻。

“狸狸猫”慢条斯理地从歪脖榆树上跳回鸡窝顶,又从鸡窝顶慢条斯理地跳回鸡窝门口“咕咕”了几声。母鸡们一个个不慌不忙地从暖融融的鸡窝里钻了出来,顿时“咯咯咕咕”、“叽叽嘎嘎”的声音塞满了头道渠围子,扫涤着浓浓的鬼气。

 ——长篇《野蒿子》

枣红马(人物79

李锦(人物80

乌仁哈沁(人物81

柳岩(人物82)

一望无际的草原,远处是袅袅的乳白色雾气在飘荡。

一个黑点从远向近飞驰而来,到了近处,原来是一匹枣红色的马。叫闹儿的狗跟着马狂奔。

枣红马不知道怎么了在急速的跑动中突然停住的脚步,旗手被甩在了马脖子上,枣红马暴躁不安,粗野而不失风度地用四蹄叩击着草原,随后对着草原的远处嘶鸣。

骑手李锦风度翩翩,他不失风度地从马的脖子上骑回鞍心,与枣红马一切看向草原的远处。

看得出李锦是个职业骑手,不管马如何地暴躁,但李锦稳稳地坐在鞍鞒里一动不动,而且悠闲地吹着口哨。

枣红马又开始奔驰,经过一段奔驰,平静了下来,李锦若的眼光没有离开远方的草原,似乎在想着什么,很动容。

李锦嘟囔,从一跨上这匹对着红日高嘶的枣红马,我就有一种空虚般的快感,我从它那类似女人的狭长眼仁中看出些迷离,难道我也处于了迷离……这匹枣红色的马远不如乌仁哈沁的杆子马好,但只要是马,一进入草原就显得匪夷所思,它们的兴奋难以体察,它们的情感世界也是无法能够全部地阐释……

乌仁哈沁莫非你还让我带着失望离开草原到……20年来我一次次地寻找,一次次地无果,一次次地继续着我无止无休的固执……

定格李锦削瘦的脸庞与深邃的眼睛及蓬乱的但漂亮的胡须。

枣红马的蹄子把草上的露水踢的纷纷四溅,露水被太阳照射的五彩缤纷。

“我寻找的意义是什么呢?一些事情可以有意义,一些事情却没有所谓的意义,我30年来的寻找,过去赋予的意义现在变成了习惯,就是这个习惯深深地埋在我的心里,我知道,我想乌仁哈沁知道,莫非柳岩也知道?”

                                      ——中篇《杆子马》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