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又次重温土尔扈特 《呓语呢天籁》230【原创】  

2015-08-13 08:30:51|  分类: 闲情·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呓语呢天籁》——用俗世了的淡然,刻下生命里有感觉的时时刻刻,换成字爬行的轨迹
图片

我很长时间没有写这个系列了,这个系列需要一个好心情,需要好的景色,好的事情给你感觉,才能调动笔去描绘
 
26年前,我一定是被土尔扈特人感染了,他们的东归在今天看来无疑也是泣鬼撼神的壮举,他们的所作所为一定是与我的英雄情结碰撞了,他们的爱国热切一定是与我的内在吻合了,于是我决定放下一切写一部长篇小说来稀释我已经怒张了的情感,舒缓一下对于这个民族崇拜的肆意汪洋。尽管我对伏尔加河的旖旎风光有些留恋,如果让我生活在这里我会听着《伏尔加河的船夫曲》而痴情、而投入一种爱恋,甚至我对哥萨克骑兵是神勇也很向往。但是我非常赞同土尔扈特人的东归,因为那里是你的祖国。我对那个
渥巴锡大首领也开始了尊敬有加。他率领着17万人,义无反顾地东归,为了民族的独立,为了民族的尊严。他们的回归对于大清王朝是一件大事,乾隆皇帝为了纪念土尔扈特部归来,特命在仿西藏布达拉宫而建的普陀宗乘庙前,竖立《御制土尔扈特全部归顺记》碑,并以此歌颂清廷的政绩。土尔扈特人在历史上写出了可歌可泣的爱国篇章,永记在祖国各族人民心中。
我的一个朋友是清史专家,我每次去承德他都是要领我到各个庙转的,而每次我去都不是独自一人,他的讲那是必须的。他对乾隆那块碑的文字已经烂熟于心,他是朗诵着的,他是声音本身就抑扬顿挫。每次我也不看碑文,而是看朋友的表情,他的表情很生动。每次去不管我带什么样的朋友,他们都一致说你的这个朋友了得。我说那当然。我的朋友的口头禅是:往来无白丁。是的,我的这个朋友比较“个”,一般人不加理睬。他的理论是犯得上?浪费时间,扫兴谈兴。朋友把我看成“谈笑有鸿儒”之列,我很欣慰。我的这个朋友博闻强记,加之口才绝佳,对清代的历史,掌故、瓷器、文物都如数家珍。每次我到承德我的这个朋友都是我的一个品牌,我即便领了白丁他也无可奈何。 
我的那部长篇当然写成了,那是土尔扈特人给我的财富。 

26年后的昨天,一个朋友跟我谈起这个民族,而且如数家珍,要比我当年掌握的资料详尽。让我难以自制自己的情感了,又让思绪飞翔在伏尔加河和伊犁河谷了:
的确,昨天也是这样,凶狠的大雾无声无息地浸澈了河谷腹地,把一切都严严实实地裹在了里面,逃都逃不掉。
“巴图仁策温顺的纯种蒙古马不知何故,显得异常狂躁,打着响鼻。尽管巴图仁策作了一番努力,它还是风驰电掣地狂奔到伊犁河边,猛地一下停住脚步,巴图仁策差一 点从马背上摔下来,但他没有发怒。
 我记述了那次东归。对于这次东归我是这样说的:

这是一次在今天看来也不失为壮举的巨大规模的突击行动。

在土尔扈特人的正前方有哈萨克与巴什其尔人的堵截封锁,在他们后面则是残酷出名的哥萨克骑兵和沙皇政府的正规部队的追杀,沿途供给匮乏、瘟疫流行,牲畜大批大批地死亡,人口锐减,每天每时每刻都不得不同以逸待劳的敌人进行殊死搏斗,他们付出的代价十分惨痛。

但他们还是在17716月回到了中国西部的伊犁河谷地区,清帝国的卫戍部队迎接了他们。

同年9月,乾隆在承德宣召并赐封了土尔扈特部落的高级将领,欢迎他们的归来并恩准他们驻军伊犁。

我们迄今也不难想象清帝国的最高集团是多么欢喜与自豪,但我们也无法具体考证这样一支庞大的人马为何突然从伏尔加下游决定东返故里的内在根据。

九十年以后,这支不安分的土尔扈特部落的一部分人马又突然从伊犁河跨越了许多著名的巨大山脉,向东迁徙,前后时差100年左右。

到了深秋时节,巴图仁策率 领的土尔扈特人一路辗转已经突进了蒙古族人的聚居区大青山一带。他们没有受到说同样语言的同胞的欢迎,相反,在大青山一带的土默特部表现出了一种强烈的仇视和对抗,这迫使巴图仁策他们继续东进。他们急需找一个可靠的地方安顿下来,发展自己。经过这种持续的行进,他们已经元气大伤,瘟疫正流行着,牲畜正在大 量死亡。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们的处境愈加不妙,除非他们归顺了某个势力强大的部族,否则他们或者自己垮掉,或者被其他部落打垮、吃掉、吞并。

他们最终发现回家乡的想法是个不小的错误。但他们已经精疲力尽了。而归顺与臣服又绝对不是他们的性格。

于是他们继续朝东偏北的方向推进,翻越了燕山山脉,跨过了明代长城,进入了荒僻的坝上地区。他们接近的头一重镇叫阿都温。

 26年后的昨天,我跟那个朋友聊得非常投机,也是神采飞扬。最后我说:
还有这个部落的命运,他们的命运影响着中国北部的命运。人的命运,民族的命运,那这样的作品就深刻了。但深刻的东西要用轻松的小推车去推着,在草原的各种小径中随意地去走,雨来了,拉下车上的雨布搭一个小棚,听雨,看雨……按照这样的心态去写,你会幸福的,你会愉悦的,你会陶醉的,你会“气质”的……
我自己被自己陶醉了,用陶醉的心情去忽悠痴人,但愿这个朋友痴,土尔扈特会给痴的人财富的。 这似乎是一个人的文学宿命,你对文学有企图,企图会离你很远,而你就是痴,痴会让你获得心的愉悦,精神的愉悦,灵魂的康健。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