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峰驼

“寻踏”何止“千百度”

 
 
 

日志

 
 
关于我

朋友评价我的文字:亦正亦邪,亦真亦假,亦雅亦俗。我基本认可,我加:亦狂亦颠,亦疯亦傻,亦痴亦呆。

网易考拉推荐

草原的儿童世界 1【原创】  

2015-08-26 17:35:42|  分类: 闲情·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原的儿童世界  1【原创】 - 无峰驼 - 无峰驼

 

写童年的东西一般都很无聊,我一般不看描写童年的作品,因为都冗长。但是“隔离”后的无聊不冗长如何打发那漫长的夜晚与白天?反正这点东西要介入另外一部作品,写了出来,也算是废品利用吧。

我出生的地方带一个“渠”字,有渠必有水,是的,这个渠货真价实了它的功能。那是堆萎在草原深处的一个村庄,北面是很豪迈的九梁十八洼,南面叫南梁岗,一般的名称。东面的远处是山,西边是略高的草原,站在村里望不到除了我们“渠”以外的任何村庄。

我为什么用了“堆萎”这个词?因为有渠,有水,有渠、有水的土地肯定软,那房屋还不堆萎?要不是一年有半年多冷,那堆萎就更恰如其分了。

这个村几十户,渠有两条,一条在村子中间,严格地说这条渠把本来应该是一个村庄的村子一分为二,我住的这个地方叫上营子,被挤过去的叫下营子,但总称不能不叫“渠”‘。两个村庄联络必须经过沼泽地,很是有几分涉水的艰难。一条是村子的西南边,本来西南的地方是一个草带,一到夏天那草带便鼓了起来,往外溢水,不知道是谁用硬的锐器捅了一下,水柱喷涌而出,这个人索性把口弄大,砌了石头成了一口井,这口井的沿就是出水口,不是浩浩荡荡,也是潺潺汩汩。 记得一年的冬天,我在这口井旁看了牛喝水,我才发现牛的眼睛很大,也善良,似乎还是双眼皮。

这口井的地方夏天很是妙不可言,那水漫溢到了很远很远,而漫溢的地方长满了水草,水草都是圆的,水上长着黄色的,兰色的小花,因为面积大,水不是太深,一到中午水热乎乎的,我,以及跟我一样年龄的小孩爱脱得精光躺在水里戏耍,你想想那是多么美妙的事情?美妙的还有,天上的鸟儿在唱,鸟儿很多,唱法都各异,但都好听。

我实在不明白是谁选择了这里居住?逐水而居?不得而知。

我的父亲是后来的,我的姥爷也是后来的,父亲是追随姥爷一家?不得而知。但是,那个时候父亲跟母亲还没有一点关系,他们建立关系是来到这里很久的事情了。后来我稍微认字后就开始给父亲写检讨材料,没有闲情逸致去问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这个至关重要成为了一个谜。问问母亲?算了,她的回答也是带着她的主观色彩的。不问也罢,童年的记忆本来就是斑驳的,斑驳的东西有美感。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